百度分享加载中

广公上人事迹初编(附神异篇)

作者:承天禅寺编   来源:承天禅寺   发布:火焰红莲   时间:2010-05-16 08:15:49

神异篇——广钦老和尚法身示现奇迹
老和尚灵龛空中放光奇景
广公老和尚·舍利子灵异录

  神异篇——广钦老和尚法身示现奇迹
  冯冯

  ——75年5月1日天华月刊——

  一、现法身

  一九八六年(丙寅年)二月十一日(正月初三)晚上,正当做晚课完毕,静坐之际,我忽然看见金光缭绕,出现了一位菩萨,法相庄严,全身放射金光,头上金光光轮巨大,但他全身毫无装饰,十分朴素,胸前挂著菩提大念珠,他慈祥温和地望著我微笑,我却不认识他是谁。

  我慌忙下拜,叩问:‘请恕弟子眼拙愚昧,您是哪位菩萨莅临?’

  他微微笑,没有立刻回答,我细看他的法相,我发现他是一位很瘦的老人,大约有九十多或一百岁,不过面貌不似那么老,好像只有六七十岁,非常清秀,鼻子相当高而长,山根几乎是完全不下陷的,倒有些像是希腊人的鼻型,下巴是很长的,而且有些向外翘,两眼炯炯有神,闪射著高度智慧光芒,耳朵很长很大,头上是剃光的,眼肚下的泡泡很大而有些下垂,人中很深,眉毛很不少,有几根特别长,白白的,他一身带著水果的香气,有些像是桔子花的香味。

  这是谁呢?法相那么庄严,那么祥和,分明是一位菩萨,而又具有罗汉相。这是谁?令我一见而心生恭敬而且喜悦不已。

  我从来未见过这位菩萨,也猜不出他是谁?我知道他不是我的幻觉,他在我面前,十分真确。我知我不是做梦,因为外面的远处火车和汽车奔驰之声,我仍听见,后园树上的知更鸟阵阵夜啼,也历历可闻。

  我大惑不解,再次叩问菩萨法号。

  他微微笑,嘴唇微动:‘我是广钦!’

  他说的是台语,不是国语,我是听得懂闽南语的,也能讲一点。去国廿余载,少年时代在台湾会讲流利的台语,早已忘了八九成,不过基本的台语还是懂的,可是要费力一点才可听得明白人家说什么。而这一次,这位老和尚一开口,我就听懂了,虽然他的口音好像又跟台湾人有不同。

  ‘啊!您是广钦老法师!’我失声叫了起来,我又惊又喜,我欢喜无限地下拜:‘老法师您怎么来的?’

  ‘说来就来啦!’他微笑:‘你不是希望有一天见到我吗?我现在就来成就你的心愿喽!’

  ‘啊!是的!是的!老法师!’我欢喜得无法形容!‘倾仰已久,无缘识荆,今晚得见,太欢喜了,弟子太欢喜了!’

  ‘你是个好孩子,’他说:‘你要多多护法啊!你做得没有错,不要怕毁谤!’

  ‘多谢老法师!’我感激得很,无以置词。

  ‘你说无缘,那就是不对的。’他说:‘有愿则有缘,缘是从愿生的。’

  ‘老法师开示说得对。’我说:‘我在台湾的时候,年纪小,顽心重,没有立愿去拜诸山长老大德,如今后悔了,错过了好多学法的好机会。’

  ‘这不要紧,只要虔心信佛学佛修行,将来大家都还会见面的。’他说:‘人人都与佛有缘,都是龙华莲池会上人!’

  我忽然心中惊觉,我此时才明白我见到的并不是广钦老法师的父母身,而是他的法身。

  ‘老法师!’我叫道:‘你成菩萨了!太好了!’

  ‘人人都可以成菩萨!’他微笑:‘这也没有什么,都不过是来来去去而已,就是一个愿字。’

  ‘那么您现在去了?’我不免有些不舍难过。

  ‘去去又再来!’他说:‘去去就来!’

  ‘那么,老法师有什么法谕指示么?’

  ‘没有!’他摇头微笑:‘没有!’

  ‘请老法师多多开示吧!’

  ‘没有!’笑著,身体渐渐溶化,金光渐渐散去:‘本来就是没有!’

  在他消失的最后一刹那,金光陡然尽敛,陡现出数千粒的舍利子,七彩光芒照射,晶莹庄严至极,旋即光华又都消失了。

  我眼前仍是黑暗的静室,窗外天空出现鱼肚白,知更鸟啼声已残。

  我知那不是梦境,绝对不是。

  我提前起床做早课,母亲在邻室也起床了,我知道他在念经。

  那天我告诉母亲说:‘台湾的九十五岁老法师广钦和尚来过了,似乎他已入灭或将入灭,他好像要我传递什么,大概是叫我告诉世人那句话“本来就是没有!”或者是叫我看见他身上有数千粒舍利子闪光!’

  二、众震惊

  新年头,很多佛教友人来舍下欢叙,每天络绎不绝,我都把我定中所见告诉他们,大家都惊异,都说:‘广钦老和尚一定是入灭了!’

  宾客中有一位是虔诚的佛教徒L太太,她是印尼华侨,曾经有幸皈依广钦和尚。年前,她来舍下见我,说她回国参拜各处名山佛寺,她问我有什么特别要她做的事。

  ‘你是广钦老和尚的弟子,’我当时说:‘你就到台湾去,多多亲近他老人家吧!他老人家就快入灭了,将来你再去台湾,可能见不到他了。’

  在座众人就都惊问:‘培德居士,你预见广老入灭?什么时候?’

  ‘广老已经九十四岁了!’我说:‘谁不能预料他随时都会入灭呢?我也只是随便推测而已,不敢自称是预见。’

  大家都同意我的观点,不过,也有人说:‘虚云老和尚一百二十多岁才入灭,也许广老也会到一百多岁吧!’

  ‘但愿如此吧!’我说:‘不过,我感觉到广老好像世缘将尽,我推测在一九八六年上半年,或者是春天,就会发生。’

  大家都说:‘希望你这一次看不准确!’

  L太太回国拜佛,果然依我言,去拜广老。而且,她福缘殊胜,竟得与众弟子随侍广老十天之久。她回加以后,就来见我,初四这天,她也在座。

  她说:‘师父精神很好,他非常慈悲,你说他会入灭,恐怕你说错了。’

  ‘我也没有把握说我看得准不准。’我说:‘我但愿我看得不准也罢!我但愿广老也像虚老那样,活到一百多岁教导我们;不过,我昨夜所见,恐怕是不太吉祥之兆,也许这时候,广老他老人家已经......哎呀......’我惊叫了起来:‘他入灭了!他入灭了!’

  ‘什么?’大家都惊叫做一团!‘什么?’

  ‘大概是三四小时之前,他入灭了!’我说:‘你们大家记下这时间,现在是一九八六年三月十二日,农历是正月初四,上午十一时十五分,台湾现在应该是初五下午三点多、四点多钟,我看见广老入灭了,他的全身都是舍利子闪闪发光!’

  三、入涅槃

  在座的人都渐渐肃静了下来,有些人低声饮泣。

  ‘你一定看错了!’有人说:‘培德,你一定看错了!’

  ‘但愿我是看错!’我心中难过。

  ‘等一两天看看吧!’有人说:‘或者我们打长途电话到高雄去问。’

  ‘那不太好!’有人说:‘打电话去问老和尚是不是死了,这不好!’

  ‘那么就等几天,看台湾有没有消息来吧!’大家这样决定,我立刻打电话将奇象告诉罗午堂伯伯和冯公夏伯父,两位老伯也劝我等待消息。

  初六晚上,下午七时,电话铃响了,台北的总机小姐声音:‘找冯冯先生听电话。’

  ‘我是!’我紧张了起来:‘我知道,是天华公司李云鹏先生打来的,请接通电话。’

  我一开口就叫:‘李先生!’

  果不然是李云鹏先生,他在台北那边说:‘我是李云鹏。’

  ‘你知道广钦老和尚......’李先生提出了广老,一句没说完,我就知道是证实了。

  ‘我已经知道了!’我抢著说:‘广老已于昨天入灭了!他老人家入灭前,法身分出神力来过示现,全身金光,舍利放光......’

  ‘广老昨天初五下午两点多钟入灭了!’李先生说:‘我现在要问你,他有没有舍利子?’

  ‘广老有很多舍利子!好几千粒七彩的、放光的,’我回答:‘好多好多!不过,要叫他们小心处理—荼毗火化!’

  ‘那我就放下心了!’李先生说:‘得你这几句话,我就安心了,我会通知他们。’

  ‘李先生您别为广老伤心,’我说:‘他已经进入永恒了,他在宇宙更高的境界中,他已经成佛了。’

  ‘我应该为他欢喜才对!’李先生说。

  我们都应该为他欢喜才对!广老已经成了佛菩萨!为什么我们不欢喜,反而要悲悼流泪呢?我们这个物质的身体,是终归要物化的;但是,像广老这样,超凡入圣,已经进入了涅槃,得证真如,与宇宙中万能诸佛并在永存。而且,他还会乘愿再来济度世人,我们应该欢喜才是啊!

  我从未见过广老,根本连照片也未见过。这一次在定中见到他,是唯一的一次,我叙述他的形貌,在座的他的弟子们或再传弟子都说我讲的就是广老,听这么一说,大家都化悲为喜,念佛没停。

  广老既与我素昧平生,我又没有福缘做他的弟子,他为什么会向我示现呢?似乎是不很合理的事,或者,是因为他悲愿宏深,普遍示现,亦不弃我这顽劣的小子吧?我相信,我断不是唯一见到他法身示现的人,必定还有不少人梦见他或在定中见到他的金光法身示现。我相信他老人家的法恩是会像雨露一般普及的。

  有人说,我可能是因为常常听人谈及广老,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加以我对广老向慕,因此产生幻觉。

  幻也罢,真也罢,幻也是真,真亦是幻,这是我的看法。

  精神心灵感应,不远万里,幽明无隔,这已经是现代科学所证明了的事实,我认为这一次是广老以幻示真。

  听最后消息说:广老火化后,果然有数千粒七彩舍利子!让我们多修行吧!多念佛吧!南无阿弥陀佛!

  老和尚灵龛空中放光奇景


台北某居士所摄:老和尚灵龛空中投射光辉之一


台南某居士所摄:老和尚灵龛空中投射光辉之二

  广公老和尚·舍利子灵异录
  大荒

  ——录自‘中国慈善之声’试刊号——

  佛教精神导师广公老和尚,苦行一生,也是传奇一生,为苦修,作过十三年的‘山顶洞人’,降伏猛虎、点化灵猿,入定四个月险遭焚身之祸,预知起台风、避车祸,往生之前,更能安排身后事,‘无来也无去,没有事’,拍拍肚皮,潇洒而去,即连荼毗(火化)后所遗下的舍利子,也透著几分神奇与灵异。

  据传:当老和尚火化后,共捡拾较大舍利子一百余颗,所余较小者,悉被在家弟子捡拾一空,一位迟来的信徒,仍在火化炉前跪求一夜,天明时竟然在其膝头上找到一颗不小的舍利子。

  —又有一位信徒,在家供奉了老和尚一撮骨灰,结果,一次又一次发现了舍利子。

  —又有一夫妇徒众,曾参加老师父的荼毗大典,当日北返,次日(二月七日)听说老师父留下不少舍利子,于是复于八日驾车南下,结果竟在火化炉顶篷上,发现甚多舍利。

  —一位小姐信徒,在舍利花中,寻得一花,其形酷似观音菩萨的莲花座。

  —又一位老太太,年老眼花,无法寻觅微粒舍利子,立即跪求老师父慈悲,结果叩了三次头,就连得三颗,真是不可思议。

  —又有一位家住台北汐止的张姓盲翁,年已七十,亦是广老徒弟(去冬受戒),以其身患风湿,故其家人未将广老圆寂及火化告知,待其获悉师父往生后,乃于三月七日偕其孙女雇车南下,抵妙通寺火化场后,火化炉中舍利子,已被先来信徒捡拾一空,当即悲从中来,哭倒火化炉前,两手抓起炉灰两把,以手帕包起,乘原车返家,一路上默念‘阿弥陀佛’不止。抵家后,即将墟灰置于漆盘中,于是奇迹出现,炉灰中竟发现大小舍利子三十余颗,晶莹剔透,观者莫不称奇!

 3/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 上一篇:广公上人事迹续编(附开示录·行持语录)
  •   下一篇:一枝草的考题
  • 本篇有 人阅读
    • 最新图文
    • 推荐信息
    • 热门信息
  • 读完该文,您的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