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分享加载中

净空对恩人韩锳居士的诽谤

作者:夏雨凉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夏雨凉   时间:2010-06-13 19:59:58

  一、先看看净空对韩锳居士的感恩之词:

  净空说:“我们从前在李(李炳南)老师会下,老师常常告诉我们,你学会讲经,讲得不好,没有关系,你也许还有地方可以住处,你如果讲得好,讲得大家欢迎,你就走投无路,这都是老师传的,所以我在逼着走投无路的时候,遇到韩(韩锳,原台湾华藏佛教图书馆的馆长)馆长,他们一家,她的先生,儿女,一起同心同力发心护持。”——光盘《十善业道经讲解·134集》

  评说:雪公一生讲经说法,在往生前不久才结束了宣讲了十七年的华严讲习,他会说出净空透露的这样的话吗?雪公没有因为讲经说法而走投无路,难道是雪公讲得不好?所以净空的话是很值得怀疑的!

  净空为什么会“逼着走投无路”呢,难道到处都是忌妒、不满、排挤、不如法?如果是这样,那别的法师怎么没有遇到如净空被“逼”的事情呢?净空自己有问题却不知反省,也从来不把问题透露于公众,尽歪怪别人,还有脸上台讲经说法?

  净空说:“遭遇到这个困难,逼着走投无路,以后遇到我的一个听众,就是三十年来护持的韩馆长,我们建立一个佛教图书馆,她当馆长,韩锳居士。她是北方人,大连人,性格豪爽,了解我这个状况,她帮助我,她叫我住在她家里,我在她家里住了十七年,没有道场住。那个日子很难过,外面人看到,这个人僧不僧,俗不俗,说话多难听。不容易,坚持到十七年我们才有一个小道场。住在她家里,她到处去张罗,租地方,借地方,借人家的办公室,租人家的空房子,使我讲经不中断,我们过的是这种日子。所以诸位要晓得,在台湾的佛教界里面,对我没有恩德,没有帮助,对我最大的帮助是韩馆长他们一家。”http://ft.amtb.tw/dv.aspx?sn=20-11-1127&ex_lang=zh-cn

  评说:末学不禁要问,净空为什么会落到这种僧不僧,俗不俗,要靠居士收留的境地?难道他以前所在的寺院里的长老和师兄弟们都是又凶又狠的吗?还是净空做了值得被摈出的事情,以至对他“没有恩德,没有帮助,”?

  净空说:“韩居士的家庭不富裕,收入也是很微薄,极度艰难困苦,他帮助我。她家里还有两间多余的房间,让我住在他家里面。我为了这桩事情,到台中请示老师(李炳南)。老师说可以,这样子我才安心住在他们家里。这一住就住了十七年。我脱离了僧团,过一种出家人非常的生活。苦不堪言!”——1997/8 台北纬来电视台 文件名:24-08

  评说:净空作为一个出家人,其行径还要请示在家的居士吗?净空在这里已经宣布脱离了僧团,他再称自己为僧人或者别人再称他为僧人还恰当吗?净空说自己“过一种出家人非常的生活。苦不堪言!”,难道他穿过百衲衣,乞过食,睡过大街,过过苦行僧的生活吗?就算是,为何难以忍苦而接受居士的收留?这下怎么不对自己讲”以苦为师“了呢?“这一住就住了十七年“,还是居士家舒服,衣、食、住皆不愁!

  净空说:“我在30几岁时候发的愿兑现了,所以我45岁那年生一个月病,我知道,寿命到了。那时候韩馆长照顾我,我跟她讲,寿命到了,不要看医生,医生能治病,不能治命。”

  净空说:“诸位同学,大家好。昨天是韩馆长往生三周年的纪念,很感谢许多同修从海外各个地区来参加追思,法会做得很圆满,意义非常深长,不仅仅是我们自己感恩,也是做给全世界护法的大德们看看,学佛的人无论出家在家,决定是知恩报恩,感恩戴德,任何人对我们有丝毫的关怀、爱护、帮助,我们终身不忘,将自己修持一切功德都回向给这一些护持我们的人,帮助我们的人,这是遵循佛陀在经论上常常对我们的教诲。”——光盘《谈会集本》

  评说:净空说得漂亮吧?可是他内心是怎么想的呢?大家看下面净空的话就知道了。

  二、再看看净空对韩锳居士的诽谤之词:

  韩锳馆长看净空可怜,把他收留到自己家里住下,后来又把他安排在自己的图书馆里讲经,让他崭露头角,走向辉煌。他们两人关系非常密切,被认为是过去和现世的母子。但韩锳的脾气性格过于直爽,有个性,在外人看来甚至有点凶悍。净空要去干什么非要征得韩锳的同意,美国某地信众要请净空去讲经,韩锳不喜欢美国那个地区,净空就去不了,许多信徒多次劝请,终不成行。这样也使得净空周围的常随众换了一批又一批,对此净空敢怒不敢言。韩锳在世的时候,净空对韩锳说尽好话美言,希望韩锳能对自己宽容一点。韩锳死后,净空似乎舒了一口气,才敢于把当时自己的郁闷在大众面前发泄。

  净空说:“很多跟着我身边的同学都知道哇,馆长对我好象并不好呀,常常找麻烦呐……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她什么都要哇,大家供养我的钱她都拿去了,所以我就不贪财了,怎么呢?贪不到嘛。她要名,图书馆建立了,她要做馆长,她要权,一切都听她的,她要什么,统统给她。”——光盘《怎样才能实现世界和平》

  评说:净空在数落恩人的不是时还没有忘记对自己诙谐一下,嘿嘿。

  净空终于说实话了,他不是不想贪,而是贪不着,难怪他对他的恩人有怨言了。其实有怨言也是人之常情,净空毕竟是凡夫嘛,但他在面对全世界的演讲时,把他的恩人毫不掩饰地说得贪心十足,太不给面子了,这太没有一点感恩之心、报恩之心了吧?净空对自己的大恩人就如此,还高谈阔论什么“隐恶扬善”?

  净空说:“韩馆长帮助了我,你们几个人知道,我跟韩馆长三十年合作,合作得很好啊。什么原因呢?我们当中没有冲突,没有矛盾,她要的,我不要;我要的,她不要,好合作了。我要的是什么?讲台!天天你要想方法让我上讲台,让我来练习讲经,这个她不要,她不要上讲台。她所要的是什么?她要权,她要名,她要利。权,她有权力,道场她来管理;名呢,她要当馆长;利呢,我们所有的供养收入都要给她,我通通给她,这个你们都看到的……你看她凶巴巴对我的时候,常常来骂我,没有好的脸色来对我。”——光盘《契入诸法实相,离苦得乐》

  评说:净空这段话的前面一截好象是在夸韩馆长,但结合后面的话来看,分明是在嘲讽韩馆长,在净空的话里行间,他所说过的韩馆长“性格豪爽”一点儿也没有了,不过是一个贪心十足、又凶又恶的小人而已。韩馆长若能听到他这段话,不知亡灵安否?

  净空说:“韩馆长当年在世,你们也许有人见过她,有很多人告诉我这个人很难处,你为什么还在此地?我就告诉他,我愿意跟天下最难处的人相处,然后天下人我都能相处。”——光盘《净空法师山西小院开示》

  评说:韩馆长是个很难处的人吗?这只有等台湾华藏佛教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来证实了。如果韩馆长是个很难处的人,那当初怎么会发善心收留他,一直照顾他,扶持他,直到把他推向辉煌?净空在别人说他的恩人的坏话时怎么不劝人隐恶扬善,莫犯口业呢?还不是因为说到他心坎上去了。净空借别人的嘴来糟蹋自己的恩人,还直往自己脸上贴金,手段之卑鄙令人发指!

  净空说:“韩馆长磨炼我。你们常常跟我的人,你们都见到韩馆长对我没有什么好脸色,很多场面,大庭广众之下不给面子,磨炼。所以在台湾那个时候多少人劝我:净空法师,你何必跟她?到哪里都有人帮助你。”

  评说:韩馆长为什么对净空“没有什么好脸色”?这是韩馆长的本来习性?还是净空自己有什么问题?万事都事出有因,如果韩馆长对净空的态度是真的,恐怕与净空自身的原因有关吧?

  净空说:“馆长遇到麻烦的时候,拿我当出气筒,常常骂我,大庭广众之下都骂……所有的供养,她看到了,‘拿来!’全部交给她。”

  评说:净空涉嫌诽谤韩锳馆长不敬僧宝、抢夺出家人的供养!这就是高喊“知恩报恩”的净空对在他落难时收留他、在她家住了十七年、使他发迹并走向辉煌的大恩人韩锳馆长的评价和报答!不知世界上还有比净空更加忘恩负义的人吗?净空这是大肆“见世间过”、“说四众过”。

  净空说:“祖师(指印光大师)给我们做的榜样,我们怎么敢收出家弟子啊!你们这些有些跟着我们出家的,那是韩馆长收的,不是我收的,你们心里清楚,你们的法名都是韩馆长替你们起的。”——光盘《做好人是自己的本份》

  净空说:(我)一生不收出家的徒弟,你们(指台下听讲的出家人)现在跟我出家,不是跟我,是跟馆长(韩锳)出家,馆长收的,我没收。韩馆长真的是你们的依止和尚,她是用我的名义建的道场。”——光盘《消除恶病、重病的秘诀·1》,《地藏经》讲解42集。

  评说:印光大师不收出家弟子出于什么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不能因此推论其他祖师和法师收出家弟子就是胆大妄为吧?不然,佛陀的家业谁来继承?岂不败落?净空难道想看到这种情况?

  净空后面这两段话可是把他的恩人推向地狱了,因为“你们这些有些跟着我们出家的”肯定是跟净空出家的,他们绝对不会跟一个在家的女居士去出家,不会拜一个在家的女居士为“依止和尚”,净空怕收出家弟子会有什么罪责,几句大妄语就把所有罪责推给了韩馆长,说推还不确切,简直就是栽赃、陷害韩馆长!试问,韩馆长会恬不知耻地以居士身份收出家人吗?会以“依止和尚”身份高居出家人之上吗?会去给出家人起法名吗?韩馆长不会无知到连这点佛教制度都不懂的程度吧?净空陷大恩人于大不义,不是把他的大恩人推向地狱是什么?不然,净空这样的所作所为就应该下地狱!

  • 上一篇:净空伪造赵朴初的墨宝
  •   下一篇:净空的精灵鬼怪神魔邪说
  • 本篇有 人阅读
    • 最新图文
    • 推荐信息
    • 热门信息
  • 读完该文,您的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