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分享加载中

佛法大药功德无边,岂能说害死人?

解析一个对佛法大药的臆测谬论

作者:圆礼   来源:网络   发布:夏雨凉   时间:2010-06-13 15:07:10

  悲智注:

  净空邪师编造歪理“佛法能害人,害法身慧命”,恐吓、阻止众生“勤心受读十二部经”

  净空邪师说:“佛一生当中所说的经论很多,你只能学一种,你不能学很多。”

  净空邪师说:“三藏十二部这一部《大藏经》,是释迦牟尼佛一生所说的,就像药铺里全部统统都有,你要整个都吃了,必死无疑,你还会有救吗?所以诸位要晓得,药物能害人,佛法能害人,害法身慧命,害死人。”

  看看佛经里佛陀是怎么说的吧。

  实义菩萨者。能听深义乐近善友。乐供养师父母善友。乐听如来十二部经。受持读诵书写思义。《优婆塞戒经》

  住空闲处思惟寂默。勤心受读十二部经。《大方等大集经》

  念佛重恩。为欲流布诸佛正法。为欲增长诸佛法故。为令世问信佛法故。为令一切无量众生悉得无上菩提道故。是故菩萨念十方无量诸众生故。为报诸佛之重恩故。是故菩萨所以勤求十二部经。《大方便佛报恩经》

  云何名为供养于法。善男子。若能供养十二部经。名供养法。云何供养十二部经。若能至心信乐受持读诵解说。如说而行。既自为已复劝人行。是名供养十二部经。若能书写十二部经。既书写已种种供养如供养佛。唯除洗浴。若有供养受持读诵如是经者。是则名为供养法也。供养法时如供养佛。《优婆塞戒经》

  生身供养者即是塔像。法身供养者书写读诵十二部经。《大方等大集经》

  能持如来十二部经。亦能奉持寂静禁戒。具足惭愧贤圣功德。大王。是名众僧大功德海。为天人师能大利益无量众生。能断一切众生苦恼。能施一切众生解脱。《大方等大集经》

  广闻学多不惜身命。《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圣弟子广学多闻。守持不忘。积聚博闻。《中阿含经》

  以“药铺里的中药不能全吃,吃了就死人”推导不出“药物能害人,佛法能害人,害法身慧命,害死人”的结论!无论如何,这个推导结果都是不能成立的。

  当佛陀以疗病之药来比喻佛法大药之时,是说疗病之药吃了是可以治愈疾病,以此比喻佛法如药,服下(依教奉行)定能治愈无明烦恼生死大病。故佛陀喻为医王、佛法喻为治病之药、众生喻为重病患者。

  部分中药可在药铺里找到,而全部佛法大药在佛说的三藏十二部及密乘四续里。

  但如果拿“药铺里的中药不能全吃,吃了就死人”来推导出“药物能害人,佛法能害人,害法身慧命,害死人”的结论,这是极大的错误!

  为什么?因为上面的比喻狭隘、歪曲了无上佛法大药的无量功德,是把“佛陀开法药为众生弃相入真”的方向正好反过来,变成了“反佛陀教导而弃真执相”!

  我们不妨通过对比中药与佛法大药之异同,来思惟佛法大药之无量功德,不可将佛法大药狭隘化、歪曲化,更不允许借讲法药功德之机,将众生依教奉行弃相入真的佛学修学,盲引为抓小利失大体、弃真执相,以致障碍佛法修学。

  请如下思惟:

  一、所对治之病为何

  中药治病,是因身体有病,故而对症吃中药,以求治愈身病;

  而佛法大药,是对治众生无始以来的无明烦恼习气业力;贪嗔痴慢疑邪见;烦恼障、所知障等我法二执之大病的。

  身体之疾病可能是单一的,但我法二执之大病是贯通于身口意的,无处不在,无处不显,加之无始轮回之练习,更是触类旁通,游刃有余的。

  若无我法二执,何来身体之病?故,我法二执之病为根本病因,身体之病是具体病相,而且仅为万般病相单一体现在身体上的一小类而以。所以,不能拿身体上体现出的一微小类病症与于无明烦恼习气业力、含嗔痴慢疑邪见、烦恼障所知障等我法二执之大病划等号。这样起码连表相上都失去了等同虚空之量的观察范围,而将分析觉照的眼光仅局限在一个身体的量上。

  这是中药、法药在所对治病症及病症数量上的同异。佛法大药是圆满的,对治的也是所有的众生大病。所以只有佛陀堪称为无上大医王,而不能把开药方子的郎中称为无上大医王。尽管他们都能为众生开药方。

  二、众生于某一时生病之量:

  此时,身体上可能有一种病可能有两种病,当然也可能有并发症。但不是所有药铺里中药能治的所有的疾病,于一时在某人的身体上同时具备。所以开药方子只要能治愈身体上当时患的那种病就可以了。其他的药不必吃,吃了反而会生出新病。例如:本来身体健康不感冒,那就不必吃拿治感冒病的药方抓药吃。

  身体不会于一时同时具有八万四千种疾病,但每一个因地凡夫众生的身口意中必然有无量的无明烦恼习气业力,即无量无边的烦恼障、所知障;含嗔痴慢疑邪见同时具备,这是因为众生无始以来因无明妄想轮回不尽,烦恼习气复生不止。所以,并不存在身口意中于一时只有一种病二种病,或一组小并发症的说法,而是于一时具备种种我法二执的全部病因病相。此时,如果拿着身体上可能于某一时存在一种、两种或是一组并发症与众生身口意中同时存在的我法二执万般病因病相划等号的话,不但在判断上是个失误,而且今后开药方时都对不了症,不能有效治疗。诊病时就狭隘歪曲了,还能开好治病药方吗?

  这是生病者于一时生病之量,身体病症与二执病症之同异。所以说,在修学佛法吃法药治我法二执之病上,没有无病乱吃药之说,只有发现病马上治之说。就看谁有觉照力和妙观察智慧了,越多地发现病症,就越多地治愈我法二执之病症!

  故,吃任何法药都不会危害众生,只能利益众生。否则佛陀就不尽善了。

  三、中药药性与法药药性:

  某些中药,是有毒的,用时是以毒攻毒。如果本来没有那种病,吃了这种有毒的中药,当然有可能中此药毒而死。而有些药,吃了是有副作用的,所以,没某病时没理由吃治某病的药,而且更不能一次吃一两瓶的药,数十片上百片,即使药本身没有副作用,这么个吃法也要生病的,弄不好要出生命危险。这是人人都明白的普通道理。为此,众生不必有病没病的天天都像上班一样在药铺门口排队,每人都买下全部的药品。

  而因为第二点中知道众生具足我法二执,一切病因万般病相,所以吃法药即不存在危害众生的可能,也不存在无病不吃药的问题,只存在哪个病先被觉查出来了,就先吃哪种法药而对治这个病症;或是哪个病症重先吃哪个,其他病轻兼顾施治。

  众生对佛法的修学,靠的是真信、切愿与励行!在这三个条件下,服法药即有望痊愈。针对某种我法二执之病,佛法讲求戒定慧的修习。戒谓调伏,即对治意。戒药第一!发心精进的持戒,并勇猛的调伏一定能见功效。如此大量地、精勤地修习佛法,决不等同于一次吃二百片感冒药,决不会产生副作用。

  并且佛法没有毒!更不会害死众生!如果说佛法有毒、害人、害死人,则是对佛法大药的诽谤!或说佛法害慧命,更是极大的诽谤!佛法即慧命,慧命即佛法。何来佛法害慧命之说!世尊所说“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烦恼妄想不能证得”,佛所说法即是如来智慧德相,佛所证悟即是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之心,怎么能还能听信“佛法害众生慧命,害死人”的真害众生慧命、真害死人的谤佛谤法的邪见呢!

  四、中药方剂与法药方剂对治策略开方基理(浅解):

  在一个中药的方剂中,可能会有几味药,可能会有十几味药,也可能会有几十位药。而其中必有君(主治)药、臣(辅治)药等等不同,各伺其职,共治病症。

  在一个法药的方剂中,一样如是。例如净宗念佛法门。正行为持名念佛,助行为礼佛诵经、研学法义、持戒受斋、放生超拔,以致一切六度万行等等等等。其中以正行为此方剂之君药、以其余辅治之臣药,各伺共职,又共治病症。但此剂颇大,即对治现已查觉之病症,也能对治尚未察觉之病症;即能对冶目前最重之疾患,又能对治目前稍轻之疾患。此大法药绝不同于一剂中药方剂。此一大法药全可包治我法二执之一切病;深可治愈无始以来一切无明烦恼习气业力!岂可以世间一剂有漏之中药方剂能比?

  且,此大法药贵在无病不治,但切需一剂抓全,君药臣药一并服用,则欲断见思二惑即能断见思二惑、则欲断尘沙无明即能断尘沙无明、则欲断根本无明即能断根本无明,以至将一凡夫一切重病集于一身之患者彻底治愈成为三觉果位之佛陀!而往生一事,中途即可成办。

  净宗念佛法门大药如是,禅宗渐顿法门大药如是,密乘道次第及大圆满法门大药亦复如是。

  而此时若以一剂中药只治一病两病或一组并发症,来比喻吃佛法大药也只为对治一生死烦恼病、两生死烦恼病、一组并发症的话,就把一剂佛法大药,以至剂剂佛法大药的无量功德,完全缩减为机械式的、程式化的世间一个有漏的小药方了。而以世间一个有漏的小药方儿来理解佛法大药,这又是对佛法的狭隘理解与歪曲化!

  三宝开示佛法大药具足智悲与善巧方便,我们不妨来看一看诸佛菩的示现吧。

  我们都知道显宗里的四大菩萨,即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大悲观世音菩萨、大行普贤菩萨与大愿地藏王菩萨。如果分别讲说每一位菩萨摩诃萨的话,其功德与佛等同,纵历经恒沙劫数,讲说不尽,其功德唯佛尽知。然而每一位大菩萨的功德都与佛等同,那为什么还要显现出四位身相不同法义有别的菩萨身呢?

  1、文殊师利菩萨:

  文殊师利菩萨以其锐利的智慧,被喻为三世诸佛成道之母。因而有‘三世觉母妙吉祥’的尊号。而且,依《首楞严三昧经》所载,他在久远的过去世早已成佛,号称龙种上如来。而且,在过去世他曾为七佛之师。并且释迦世尊在前过去无央数诸佛时,皆是文殊师利弟子。

  文殊菩萨素以大智著称,然其德不仅以大智唯一。其悲心广大、愿心广大、行持广大。其为释迦牟尼佛二胁侍之一,是佐佑世尊、为度众生的大权示现。而由文殊法系离苦得乐、证三觉果的众生无量无边。

  2、观世音菩萨:

  观世音菩萨凡遇难众生诵念其名号,菩萨即时观其音声前往拯救,故称观世音菩萨。法华经卷七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详说此菩萨于娑婆世界利益众生之事,谓受苦众生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令得解脱;若有所求,亦皆令得;又能示现佛身、比丘身、优婆塞身、天身、夜叉身等,以摄化众生。

  观世音菩萨过去已成佛时之名号为正法明如来,又称正法明王。据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载,观世音菩萨亦称观世音自在、捻索、千光眼,具有不可思议之威神力,于过去无量劫中已然成佛,名为正法明如来。然以大悲愿力,欲发起一切菩萨广度众生,而示现菩萨形。

  观世音菩萨素以大悲著称,然其德不仅以大悲唯一。其智慧广大、愿心广大、行持广大。又因其于理事无碍之境,观达自在,故称观自在菩萨。

  3、普贤菩萨:

  与文殊菩萨同为释迦如来之胁士,乘白象侍右侧。文殊师利显智、慧、证,普贤显理、定、行,共诠本尊如来理智、定慧、行证之完备圆满。文殊、普贤共为一切菩萨之上首,常助成宣扬如来之化导摄益。以此菩萨之身相及功德遍一切处,纯一妙善,故称普贤。

  普贤菩萨是大乘佛教之行愿的象征。他曾经在过去无量劫中,行菩萨行、求一切智,修集了菩萨救护众生的无边行愿。因此,他也是大乘佛教徒在实践菩萨道时的行为典范。

  在《华严经》里,普贤菩萨劝人广修十大行愿,此即礼敬诸佛、称赞如来、广修供养、忏悔业障、随喜功德、请转fǎ lún、请佛住世、常随佛学、恒顺众生、普皆回向等十项。普贤菩萨以此十愿为众生成就如来功德的主要法门。

  普贤菩素以大行著称,然其德不仅以大行唯一。其智慧广大、悲心广大、愿心广大。《法华经》所载,普贤菩萨曾发心守护后世之持诵该经者。该经〈劝发品〉云∶“世尊,若后世后五百岁浊恶世中,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求索者、受持者、读诵者、书写者、欲修习是法华经,于三七日中,应一心精进。满三七日已,我当乘六牙白象与无量菩萨而自围绕,以一切众生所喜见身,现其人前,而为说法。”

  4、地藏王菩萨:

  地藏十轮经卷一以“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密,犹如秘藏”,故称地藏。地藏菩萨受释尊付嘱,出现于释尊入灭后至弥勒佛出世的无佛时代,誓愿济度教化六道一切众生后始愿成佛,且又有‘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的誓愿,故被信戴恭称为“大愿地藏王菩萨摩诃萨”。

  地藏王菩萨素以大愿著称,然其德不仅以大愿唯一。其智慧广大、悲心广大、行持广大。据《地藏本愿经》及《占察经》所说,地藏菩萨自从发心修行以来,已过无量数劫。其智慧、功德,早已与佛相同,按理早就可以成佛了。但是,由于他所发的本愿在度尽一切众生,所以,在众生尚未完全解脱之前,决不成佛。以此尽显其智悲愿行之一乘圆满。

  以如上四大菩萨内证与示现来看,每一位菩萨具足圆满的智悲行愿,但因众生无明烦恼共同而各自得度因缘不同,文殊法药突显其智,辅以悲愿行;观音法药突显其悲,辅以智愿行;普贤法药突显其行,辅以智悲愿;地藏王菩萨突显其愿,辅以智悲行。总之,虽各有示现其尊,但内证本体与圆满示现上,完全圆通。

  以此法药之方剂开给众生服用,若服文殊法药之方剂,则以一味智药为君,以悲愿行三味药为臣,终能完全治愈八万四千生死烦恼大病;而另三剂佛法大药类同。

  但如果说“吃下了一味或是两味法药就可以从一切生死、烦恼大病中彻底解脱出来”的话,等同于服文殊法药,只捡其一味智药、放弃其余悲愿行三味辅药;于服观音法药,只捡其一味悲药,放弃其余智愿行三味辅药;于服普贤法药,只捡其一味行药,放弃其余智悲愿三味辅药;于服地藏法药,只捡其一味愿药,放弃其余智悲行三味辅药。这样若说可以等同于完全服下某一位菩萨法药的话,完全是错误的。而每位菩萨也不是只从一剂完整的药方中捡出一味药给众生,其他药可以随便扔掉!而都是在一剂法药方中有君有臣、有帅有将不同位次及功效的。

  总之,一切佛法大药之方剂,均以君臣二类共治疾病;均以正助二行圆满信愿。解圆与行专并不矛盾,圆解可尽收法益,专行可精达彻底。尽收可谓理明之功,彻底可谓事行之效。若今日有人劝我药师即弥陀,明日有人劝我弥陀即药师,我即今日得闻则今日欢喜信受,明日得闻则明日欢喜信受,于专行无损,于圆解有益。若今日有人劝我念弥陀,明日有人改我念药师,我自明其理,药师即弥陀、弥陀即药师;但不顺其走,定下念弥陀,一念一生事,定下念药师,一念一生事。一生事毕,见得弥陀也见得药师;一生事毕,见得药师也见得弥陀。

  五、一切佛法大药之集所---三藏十二部及密乘四续:

  那么,这对治我们身口意中八万四千烦恼的法药在哪里呢?全在三藏十二部与密乘四续中。为对治众生贪宣说二万一千经、为对治众生嗔宣说二万一千律、为对治众生痴宣说二万一千论、为对治众生贪嗔痴宣说二万一千密。

  正因为我们这些因地凡夫众生身口意下存在八万四千种烦恼大病,所以才有三藏四续的开显。正因为我们这些因地凡夫众生身口意下同时、长期存在八万四千种烦恼,所以此时对于法药的渴求才应该是圆满渴求的,否则即有漏失!而且能种圆满的知见因,则不但无碍于专一的行持,反而能极大的促进专一的行持,不但有助于佛法的学解行证,而且极大的有利于自他众生共同的离苦得乐。

  日常法师在开讲《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到:“我们应当这样思惟:我现在是修净土念佛法门的,他是修密乘法的,我现在还没有修他的法门,但我至少应该赞叹他,因为都是佛陀讲的法,都是使我们解脱成佛的法。而且现在我这样做了,今后当我要修证密乘法时,这时因地的因,那时就成熟了,修就修得比较方便顺利。但如果我现在不种这个因,到了将来我要修证密乘法时,因地上的障碍就会成熟,那时障碍困难一下子就来了。”

  我们现在因地凡夫,对于目前我所吃的法药与我尚未吃的法药也应当如是思惟,一并赞叹,并且大量的我还没有吃的法药,正是今后我要吃并能真实对治我及有情尚未察觉的那些我法二执之轮回大病的良方!我为什么拿中药铺里的中药来障碍住我对无别法药的平等信心和欢喜赞叹呢!初地菩萨名欢喜地,于一切佛刹生不退大法喜,我也要在因地上对一切佛法大药生平等大欢喜!以在将来成就一切有情的一切佛陀功德!

  而此时若以“药铺里的中药不能全吃,吃了就死人”来比喻成“佛法大药不能全吃,吃了就死人”,而且还说“佛法也害人,害众生的慧命,佛法害死人”之类的话,这是越发不可能治愈长期积滞于我们身口意下的八万四千生死大病!越发地坚固众生无始的轮回!

  绝对不能把具足无量无边功德威力的佛法大药,只凭凡夫之私情漏见局限化、狭隘化、歪曲化,明说暗谤,散剧毒于众生心。这是对三宝的最邪毒的攻击,这是对父母有情极端的推堕。

  为报三宝恩,为报父母恩,为报众生恩,为报国土恩,故说如上语,以求将此身心奉尘刹,发心同证生佛心。

  南无阿弥陀佛。

  三宝弟子:圆礼

  • 上一篇:感应说不同于业报说
  •   下一篇:陈晓旭二年前不听从昌悟法师的劝导,徒为美丽不愿治疗致病无可救
  • 本篇有 人阅读
    • 最新图文
    • 推荐信息
    • 热门信息
  • 读完该文,您的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