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分享加载中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五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

作者:佛陀   来源:藏经   发布:灵岩灯   时间:2013-06-30 15:12:34

  尔时世尊告尊者阿难:“此摩偷罗国,将来世当有商人子,名曰掘多。掘多有子,名优波掘多,我灭度后百岁,当作佛事。于教授师中,最为第一。
  阿难,汝遥见彼青色丛林否?”
  阿难白佛:“唯然已见,世尊。”
  “阿难,是处名为优留曼茶山。如来灭后百岁,此山当有那吒跋置迦阿兰若处。此处随顺寂默,最为第一。”
  尔时世尊作是念:“我若以教法付嘱人者,恐我教法不得久住。若付嘱天者,恐我教法亦不得久住,世间人民则无有受法者。我今当以正法付嘱人、天。诸天、世人共摄受法者,我之教法则千岁不动。”
  尔时世尊起世俗心。时天帝释,及四大天王,知佛心念。来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
  尔时世尊告天帝释及四大天王:“如来不久,当于无余涅槃而般涅槃。我般涅槃后,汝等当护持正法。”
  尔时世尊复告东方天王:“汝当于东方护持正法。”
  次告南方、西方、北方天王:“汝当于北方护持正法。”

  “过千岁后,我教法灭时,当有非法(1)出于世间,十善悉坏。阎浮提中,恶风暴起,水雨不时,世多饥馑。雨则灾雹,江河消减,花果不成,人无光泽。虫村、鬼村悉皆磨灭。饮食失味,珍宝沉没,人民服食粗涩草木。
  “时有释迦王、耶槃那王、钵罗婆王、兜沙罗王,众多眷属。如来顶骨、佛牙、佛钵,安置东方。西方有王名钵罗婆,百千眷属,破坏塔寺,杀害比丘。北方有王名耶槃那,百千眷属,破坏塔寺,杀害比丘。南方有王名释迦,百千眷属,破坏塔寺,杀害比丘。东方有王,名兜沙罗,百千眷属,破坏塔寺,杀害比丘。四方尽乱,诸比丘来集中国(2)。

  “时拘睒弥国(3)有王名摩因陀罗西那。其王生子,手似血涂,身似甲胄,有大勇力。其生之日,五百大臣生五百子,皆类王子,血手胄身。时拘睒弥国一日雨血。拘睒弥王见此恶相,即大恐怖,请问相师。相师白王:‘王今生子,当王阎浮提,多杀害人。’生子七日,字曰难当(4),年渐长大。

  “时四恶王,从四方来杀人民,摩因陀罗西那王闻则恐怖。时有天神告言:‘大王,且立难当为王,足能降伏彼四恶王。’时摩因陀罗西那王,受天神教,即舍位与子。以髻中明珠,冠其子首,集诸大臣,香水灌顶。召五百大臣同日生子,身被甲胄,从王出征,与四恶王大众战。胜,杀害都尽。王阎浮提,治在拘睒弥国。”

  尔时世尊告四大天王:“巴连弗国,于彼国当有婆罗门,名曰阿耆尼达多,通达《毗陀》经论。彼婆罗门当纳妻,后时中阴众生,当来与其作子,入母胎中。时彼母欲与人论议(5)。彼婆罗门即问诸相师。相师答云:‘是胎中众生,当了达一切论,故令母生如是论议之心,欲将人论议。’如是日月满足,出生母胎,以为童子,了达一切经论,恒以经论教授五百婆罗门子,及余诸论教授余人,以医方教医方者,如是有众多弟子。有众多弟子故,名曰弟子(6)。次当从父母求出家学道,乃至父母听其出家。彼即于我法中出家学道,通达三藏,善能说法,辩才巧妙,言语谈说,摄多眷属。”

  又复世尊告四大天王:“即此巴连弗邑国中,当有大商主,名曰须陀那。中阴众生来入母胎,彼众生入母胎时,令母质直柔和,无诸邪想,诸根寂静。时彼商主即问相师。相师答曰:‘胎中众生,极为良善,故令母如是,乃至诸根寂静。’至月满足,便生童子,名曰修罗他(7)。年纪渐长,乃至启白父母,求出家学道,父母即听于我法中出家学道。勤行精进,修习道业,便得漏尽,证阿罗汉果。然寡闻、少欲、知足及少知,旧居在山薮林间,山名揵陀摩罗。

  “时彼圣人,恒来为难当王说法。彼父王当无常,无常之日,难当见父过世,两手抱父尸,悲号啼哭,忧恼伤心。时彼三藏,将多眷属,来诣王所,为王说法。王闻法已,忧恼即止,于佛法中生大敬信,而发声唱言:‘自今以后,我施诸比丘无恐畏,适意为乐。’而问比丘:‘前四恶王,毁灭佛法,有几年岁?’诸比丘答云:‘经十二年。’王心念口言,作狮子吼:‘我当十二年中,当供养五众(8)。’乃至办诸供具,即便行施。行施之日,天当降香泽之雨,遍阎浮提,一切实种皆得增长。诸方人众,皆持供养,来诣拘睒弥国,供养众僧。

  “时诸比丘,大得供养。诸比丘辈,食人信施,而不读诵经书,不萨阇为人受经。戏论过日,眠卧终夜。贪著利养,好自严饰,身着妙服。离诸出要、寂静、出家、三菩提乐(9)。形类比丘,离沙门功德。是法中之大贼,助作末世。坏正法幢,建恶魔幢。灭正法炬,燃烦恼火。坏正法鼓,毁正法 轮,消正法海,坏正法山,破正法城,拔正法树。毁禅定智慧,断戒璎珞,污染正道。

  “时彼天、龙、鬼、神、夜叉、乾闼婆等,于诸比丘所生恶意,毁訾诸比丘。厌恶远离,不复相亲。异口同音:‘呜呼!如是恶比丘,不应于如来法中。’而说偈言:

  ‘非吉行恶行,行诸邪见法,
  此诸愚痴人,打坏正法山。
  行诸恶戒法,弃诸如法行,
  舍诸胜妙法,拔除今佛法。
  不信不调伏,乐行诸恶行,
  谄伪诳世间,打破牟尼法。
  毁形习诸恶,凶暴及千行,
  依法诳世人,忿恨自贡高。
  贪著求名利,无恶业不备。
  如佛所说法,法没有是相,
  今者悉已见,智者所轻贱。
  此法今出已,牟尼正法海,
  不久当枯竭。正法今少在,
  恶人复来灭,毁坏我正法。’

  “时彼诸天、龙、神等,皆生不欢喜心,不复当护诸比丘。而同声唱言:‘佛法却后七日灭尽!’号啕悲泣,共相谓言:‘至比丘说戒日,共相斗诤,如来正法于中而灭。’如是诸天,悲恼啼泣。
  “时拘睒弥城中,有五百优婆塞,闻诸天之言,共诣诸比丘众中,谏诸比丘斗诤。而说偈言:

  ‘呜呼苦剧岁,愍念群生生,
  其法今便灭,释狮子王法。
  恶轮坏法轮,如是尽金刚,
  乃能不即坏。安隐时已灭,
  危险法已起,明智人已过,
  今见如是相,当知不复久。
  牟尼法断灭,世间无复明,
  离垢寂灭口,牟尼日今没。
  世人失伏藏,善恶无差别,
  善恶无差已,谁能得正觉?
  法灯今在世,及时行诸善,
  无量诸福田,此法今当灭。
  是故我等辈,知财不坚牢,
  及时取坚实。’

  “至十五日说戒时法当没,尔日五百优婆塞,一日之中造五百佛塔。时诸优婆塞各有余务,不复来往众僧众中。

  “尔时住揵陀摩罗山修罗他阿罗汉,观阎浮提,今日何处有众僧说戒。见有拘睒弥国,如来弟子说戒为布萨,即诣拘睒弥。

  “时彼僧众,乃有百千人。中唯有一阿罗汉,名曰修罗他。又复有一三藏,名曰弟子。此是如来最后大众集。尔时维那(10)行沙罗筹,白三藏上座言:‘众僧已集,有百千人,今为说波罗提木叉。’时彼上座答言:‘阎浮提如来弟子,皆来集此,数有百千。如是众中,我为上首,了达三藏,尚不学戒律。况复余者,而有所学?今当为谁,而说戒律?’而说偈言:

  ‘今是十五日,夜静月清明,
  如是诸比丘,令集听说戒,
  一切阎浮提,众僧最后集。
  我是众中上,不学戒律法,
  况复余僧众,而有所学习?
  何能牟尼法,释迦狮子王,
  彼戒谁有持,是人乃能说。’

  “尔时彼阿罗汉修罗他,立上座前,合掌白上座言:‘上座,但说波罗提木叉。如佛在世时,舍利弗、目揵连等大比丘众所学法,我今已悉学。如来虽灭度,于今已千岁,彼所制律仪,我悉已备足。’而说偈言:

  ‘上座听我语,我名修罗他,漏尽阿罗汉,僧中狮子吼,牟尼真弟子。’

  信佛诸鬼神,闻彼圣所说,
  悲哀泣流泪,低头念法灭:
  ‘从今去已后,无有说法者。
  毗尼别解脱,不复在于世。
  法桥今已坏,法水不复流,
  法海已枯竭,法山已崩颓。
  法会从今绝,法幢不复见。
  法足不复行,律仪戒永没。
  法灯不复照,法 轮不复转,
  闭塞甘露门,法师不在世。
  善人说妙道,众生不识善,
  不异于野兽。’

  “尔时佛母摩诃摩耶夫人,天上来下,诣诸众僧所,号啕啼泣:‘呜呼苦哉!是我之子经历阿僧祇劫,修诸苦行,不顾劳体,积德成佛。今者忽然消灭!’而说偈言:

  ‘我是佛亲母,我子积苦行,
  经历无数劫,究竟成真道。
  悲泣不自胜,念法忽磨灭,
  呜呼智慧人,尔今何所在?
  持法舍诤讼,从佛口所生,
  诸王无上尊,真实佛弟子。
  头陀修妙行,宿止林薮间,
  如是真佛子,今为何所在?
  今者于世间,无有诸威德,
  旷野山林间,诸神寂无言。
  施戒愍群生,信戒自庄严,
  忍辱质直行,观察诸善恶。
  如是诸胜法,今忽都已尽!’

  “尔时彼上座弟子,作是念言:‘彼修罗他比丘,自言如来所制戒律,我悉备持。’尔时上座,有弟子名曰安伽陀,起不忍之心,极生忿恨,从座起,骂辱彼圣:‘汝是下座比丘,愚痴无智,而毁辱我和尚(11)!’即持利刀,杀彼圣人。而说偈言:

  ‘我名安伽陀,失沙(12)之弟子,利剑杀汝身,自谓我有德。’

  “尔时有一鬼,名曰大提木佉,作是念言:‘世间唯有此一阿罗汉,而为恶比丘弟子所害!’执持金刚利杵,杵头火燃,以此打破彼头,即便命终。而说偈言:

  ‘我是恶鬼神,名大提木佉,以此金刚杵,破汝头七分!’

  “尔时阿罗汉弟子,见彼弟子杀害其师,忿恨不忍,即杀三藏。
  “尔时诸天、世人,悲哀啼泣:‘呜呼苦哉!如来正法,今便都尽。’寻即此大地六种震动,无量众生号啕啼泣,极为愁恼:‘呜呼!今日正法不复现世。’作是语已,各各离散。

  “尔时拘睒弥国五百优婆塞闻已,往诣寺中,举手拍头,高声大哭:‘呜呼!如来愍念世间,济诸群生,无有巨细,谁当为我说法义?今者人天解脱,不复可得!众生今日,犹在暗瞑,无有引导,长习诸恶,以此为欢,如诸野兽。不闻牟尼妙法,身坏命终,堕在三途,譬如流星。世人从今已后,无复念慧、寂静、三昧、十力妙法。’

  “尔时拘睒弥王,闻诸比丘杀真人阿罗汉,及三藏法师,心生悲恼,惋慨而坐。尔时诸邪见辈,诤竞打破塔庙,及害比丘,从是佛法索然顿灭。”

  尔时世尊语释提桓因、四大天王:“诸天、世人,于我灭度之后,法尽之相,如上所说。是故汝等今者不可不以勤力加于精进,护持正法,久令在世。”

  尔时诸天、世人,闻佛所说,各各悲颜,以手挥泪,顶礼佛足,各自退去。

  【注释】
  (1) 非法:与佛法相违的见解、行为。
  (2) 中国:指佛陀生前教化的古代天竺地域。
  (3) 拘睒弥国:又作憍赏弥国,位于中印度。
  (4) 难当:《大集月藏经·法灭尽品》译作“难看”。
  (5) 论议:与人举行辩论。

  (6) 弟子:《大集月藏经·法灭尽品》译作“失师迦”,《迦丁比丘说当来变经》译作“尸依仇”,《佛使比丘迦旃延说法没尽偈》译作“尸师”。

  (7) 修罗他:《大集月藏经·法灭尽品》译作“涷罗多”,《迦丁比丘说当来变经》译作“须陀流”(此言“日善”),《佛使比丘迦旃延说法没尽偈》译作“须赖”。

  (8) 五众:指出家五众,即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
  (9) 即出要乐、寂静乐、出家乐、三菩提乐四种法乐。出要:即出离。三菩提:即正智。
  (10) 维那:统管僧众事务之知事僧。
  (11) 和尚:即授戒师,此指会中三藏上座。
  (12) 失沙:即会中三藏上座,别经译作“失师迦”、“尸依仇”等,见上注。

  • 上一篇:佛临涅槃记法住经
  •   下一篇:佛说法灭尽经
  • 本篇有 人阅读
    • 最新图文
    • 推荐信息
    • 热门信息
  • 读完该文,您的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