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分享加载中

夏氏无量寿经会集本之研究与评论

作者:何炳仪老居士   来源:水月阁僧伽林   发布:灵岩灯   时间:2013-07-19 14:09:13

 
壹、前言
贰、《无量寿经》历代翻译及节会集
参、析论夏会本之会集
一.抄自魏源或王日休之会本
二.诸译中同义之经文皆取
三.省略原译经文,以致意思不完备或改变
四.取原译中无关之句子或段落合之
肆、结论
伍、参考书目

  壹、前言

  台湾目前佛教的弘传,主要为禅宗、密宗、净土宗,其中更以修学净土宗者最多。广义的净土思想,包含阿弥陀佛净土、药师琉璃光如来净土、弥勒净土…..等。但在中国佛教中,若称「净土宗」,则专指阿弥陀佛净土,为东晋时慧远大师所创立。而净土宗所依之经典有三,曰:《无量寿经》、《观无量寿佛经》、《阿弥陀经》。其中因阿弥陀佛本愿,即净土宗之思想核心,只见于《无量寿经》,所以《无量寿经》可称为净土宗之根本经典,其重要性不容忽视。而近来在全世界相继成立之净宗学会,其所提倡、所依止之经典《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为《无量寿经》之会集本,现今读诵者过于百万人,必影响往后《无量寿经》之诠释,故本文将以其会集之精当与否做一研究。

  贰、《无量寿经》历代翻译及节会集

  《无量寿经》自东汉至北宋,共有十二次翻译,其中七本亡佚,现存于藏经者,只剩五译,兹列其经名、译时、译师如下:

  1.《佛说无量清净平等觉经》东汉·支娄迦谶译
  2.《佛说阿弥陀三耶三佛萨楼佛檀过度人道经》吴·支谦译
  3.《佛说无量寿经》曹魏·康僧铠译
  4.《大宝积经无量寿如来会》唐·菩提流志译
  5.《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经》北宋·法贤译

  南宋王日休「欲订正圣言,发明本旨,使不惑于四种之异,而知其指归也。」故会校四译,而成《大阿弥陀经》(以下简称王会本)。民初印光大师有云:「又有赵宋王龙舒居士,会前二译及第三译,并第五赵宋译,四部取要录之,名大阿弥陀经。当时大兴,后因莲池大师指其有不依经文之失,从此便无人受持者。」又云:「惜王氏不按本经文义,而据观经,硬诬蔑善人为恶人,竟以恶人为判断。王氏尚有此失,后人可妄充通家乎。既有无量寿经,何无事生事。王氏之误,莲池大师指出,尚未说其何以如此。今为说其所以,由于死执三辈即九品也。」

  清康熙年间,彭际清谓魏译「经中义句,间有繁复」,故「谨参他本,重加审定,但去其繁复」,而成《无量寿经》节本。清咸丰年间,魏源以为魏译之阿弥陀佛本愿,「重复沓冗,前后雷同」,加上五痛五烧一段「冗复相等」,致使当时丛林不列于日课。故会五译经文,而成《无量寿经》(以下简称魏会本)。印光大师有云:「其《无量寿经》,系魏承贯删削,又依余经增益。理虽有益,事实大错,不可依从。」又云:「魏承贯之学识,不及龙舒,其自任过于龙舒。因人之以施功,故易为力。岂承贯超越龙舒之上耶。莲池尚不流通王本,吾侪何敢流通魏本,以启人妄改佛经之端。及辟佛之流,谓佛经皆后人编造,初非真实从佛国译来者。」又云:「魏默深,更不必言矣。胆大心粗,不足为训。」

  至民国初年,夏莲居因现存《无量寿经》五本,「文词互有详略,义谛不无异同,初心学人,读为艰。仅持一译,莫窥奥旨,是以尘封大藏,持诵者稀。」又「王彭魏三家节会之本,皆未尽善尽美」,故重会五译经文,而成《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以下简称「夏会本」)。

  参、析论夏会本之会集

  一.抄自魏源或王日休之会本

  (一)尊者憍陈如,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犍连,尊者迦叶,尊者阿难等。<第一品>

  上首弟子汉译列有三十六位,吴译三十一位,魏译三十一位,唐译二十八位,宋译三十一位。魏会本云:「憍陈如尊者,大目犍连尊者,舍利弗尊者,迦叶尊者,阿难尊者」,下之小注云:「诸罗汉名,各本或用梵语,或用华语,今止酌列五尊者,以例其余。」夏会本袭之。

  (二)尔时世尊,威光赫奕,如融金聚,又如明镜,影畅表里,现大光明,数千百变。尊者阿难,即自思惟,今日世尊,色身诸根,悦豫清净,光颜巍巍,宝剎庄严,从昔以来,所未曾见。喜得瞻仰,生希有心。<第三品>

  魏会本云:「尔时世尊,威光赫奕。如融金聚,又如净明镜,影畅表里。」下之小注云:「五句参用魏唐二译。」又魏会本云:「现大光明,数千百变。」下之小注云:「此八字,依汉吴二译增。」末魏会本云:「尊者阿难,即自思惟,今日世尊,诸根悦豫,清净光颜,巍巍宝剎庄严,我从昔以来,所未曾见,喜得瞻仰,生希有心。」下之小注云:「以上二行,参用魏汉二译。」此处小注为魏源自述其会集去取,当中所应留意者为「参用某译」,表示其参照诸译,以己意出之,非原译之貌。

  (三)为念过去未来诸佛耶,为念现在他方诸佛耶。<第三品>

  魏会本云:「为念过去未来诸佛耶,为念现在他方诸佛耶。」下之小注云:「以上三行,参用各译字句。」夏会本完全袭用。

  (四)汝为哀愍利乐诸众生故,能问如是微妙之义。汝今斯问,胜于供养一天下阿罗汉、辟支佛,布施累劫,诸天人民、蜎飞蠕动之类,功德百千万倍,何以故,当来诸天人民,一切含灵,皆因汝问而得度脱故。<第三品>

  魏会本云:「汝为哀愍利益诸众生故,能问如是微妙之义。」下之小注云:「哀愍二句用唐译」,但唐译云:「又为哀愍利乐诸众生故,能问如来如是之义。」显见其改「如是」为「微妙」。又魏会本云:「汝今斯问,胜于供养一天下阿罗汉、辟支佛,布施累劫,诸天人民、蜎飞蠕动之类,功德百千万倍,何以故,当来诸天人民,一切含灵,皆因汝问而得度脱故。」下之小注云:「此段用汉吴二译」,但汉译云:「若问佛者,胜于供养一天下阿罗汉、辟支佛,布施诸天人民及蜎飞蠕动之类累劫,百千万亿倍矣。佛言,阿难,今诸天帝王人民,及蜎飞蠕动之类,汝皆度脱之。」吴译同此。细察之,魏会本更动字句之处亦有,如改「蜎飞蠕动之类」为「一切含灵」,改「汝皆度脱之」为「皆因汝问而得度脱故」。夏会本完全袭之。

  (五)生我国者,所须饮食衣服,种种供具,随意即至。<第六品.第三十七愿:衣食自至愿>

  魏会本云:「第二十愿、设我得佛,国中天人,衣服饮食,应念所需,自然化现在前。」汉译云:「我国诸菩萨欲饭时,则七宝⿳中,生自然百味饭食在前。」吴译同。魏译云:「国中天人欲得衣服,随念即至。」唐译云:「国中众生所须衣服,随念即至。」宋译无。汉、吴二译以饭食概括众生所须,魏、唐二译则以衣服概括。至魏会本始言「衣服饮食」,而夏会本用之。

  (六)十方诸佛,应念受其供养。<第六品.第三十八愿:应念受供愿>

  魏会本云:「第二十愿、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乃至欲求诸佛就供,以佛神力,应念即得他方诸佛,舒臂来此,受其供养。」魏会本此愿盖取自宋译:「我居宝剎所有菩萨,发大道心,欲以真珠璎珞……承事供养他方世界无量无边诸佛世尊,而不能往。我于尔时,以宿愿力,令彼他方诸佛世尊,各舒手臂,至我剎中,受是供养。」宋译「欲承事供养他方诸佛而不能往」,魏源一变,而成「欲求诸佛就供」。「即得他方诸佛」前之「应念」,亦为魏源所加。夏会本取其文而略之,成「十方诸佛,应念受其供养」。

  (七)国土所有一切万物,皆以无量宝香合成,其香普熏十方世界,众生闻者,皆修佛行。<第六品.第四十三:宝香普熏愿>

  魏译云:「设我得佛,自地以上至于虚空,宫殿楼观,……其香普熏十方世界,菩萨闻者,皆修佛行。」「众生闻者」二句只见于魏译,但魏译为「菩萨闻者」。细寻之,盖取自王会本:「第五愿、我作佛时,我剎中自地以上,至于虚空,皆有宅宇宫殿楼阁,……其香普熏十方世界,众生闻是香者,皆修佛行。」王会本改「菩萨」为「众生」,夏会本用之。

  (八)若化顶上圆光,或一二三四由旬,或百千万亿由旬,诸佛光明,或照一二佛剎,或照百千佛剎,惟阿弥陀佛,光明普照无量无边无数佛剎。<第十二品>

  魏会本云:「若化顶上圆光,或一二三四由旬,或百千由旬,或亿万由旬,或照一二佛剎,百千佛剎,乃至照无量无边无数佛剎。」下之小注云「光明远近不同处,汉吴二译皆指他方诸佛,魏唐二译亦同,惟宋译属阿弥陀佛,自身圆光,随意大小,最为得之。」汉译云:「八方上下无央数诸佛,中有佛顶中光明照七丈,……中有佛顶中光明照二百万佛国。佛言,八方上下无央数诸佛,其顶中光明所照皆如是也。无量清净佛顶中光明,焰照千万佛国。」吴译同。魏译云:「或照百佛世界,或千佛世界,取要言之,乃照东方恒沙佛剎,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或有佛光照于七尺,或一由旬,二三四五由旬,如是转倍,乃照一佛剎。」唐译亦同此意。宋译云:「彼佛光明,照于东方恒河沙数百千俱胝那由他不可称量佛剎,如是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次,阿难,彼佛无量寿,若化圆光,或一由旬……乃至满无量无边无数佛剎。」宋译分二段叙之,一为阿弥陀佛光照十方佛剎,一为阿弥陀佛圆光满无数佛剎。魏、唐二译先叙阿弥陀佛光照十方佛剎,后举他佛之不及。汉、吴二译先举他佛顶光,末举阿弥陀佛顶光之殊胜。魏源谓其用宋译,盖自「若化圆光」下起,而中再加「或照一二佛剎,百千佛剎」。夏会本袭之,但于「或照一二佛剎」前,加「诸佛光明」,则意思又改变。

  (九)所有一切星宿众生。<第十三品>

  汉、吴二译云:「而我第二弟子摩诃目犍连,飞行四天下,一日一夜,数星知有几枚也。」魏、唐二译只言:「如大目犍连」。宋译云:「彼大目干连,神通第一。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一切童男童女,于一昼夜,悉知其数。」。魏会本合「四天下星」、「所有一切童男童女」为「所有一切星宿众生」,夏会本袭之。

  (十)亦无岁月劫数之名。<第二十二品>

  魏会本云:「亦无劫数之名」此诸译皆无。

  (十一)于一切处,既无标式名号,亦无取舍分别。<第二十二品>

  魏会本云:「于一切处,既无标式,亦无名号,亦无取舍分别。」下之小注云:「此段字句,参取诸译。」唐译云:「于一切处,标式既无,亦无名号。」宋译云:「无其取舍,无其分别。」魏会本合此二译而成,夏会本袭之。

  二.诸译中同义之经文皆取

  (一)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

  此为夏会本之经名。「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为宋译经名,「清净平等觉」略自汉译经名「佛说无量清净平等觉经」。盖支娄迦谶译阿弥陀佛为「无量清净平等觉」,而「平等觉」为佛德号之一,梵语「三藐三佛陀」,一般译师译为「等正觉」、「正遍知」。故无量寿佛即无量清净平等觉。

  (二)得无生无灭诸三摩地,及得一切陀罗尼门。随时悟入华严三昧具足总持百千三昧。<第二品>

  「得无生无灭诸三摩地,及得一切陀罗尼门」取自唐译:「得无生无灭诸三摩地。及得一切陀罗尼门,广大诸根,辩才决定。于菩萨藏法,善能了知。佛华三昧,随时悟入。」「具足总持百千三昧」取自魏译:「具足成就无量总持,百千三昧,诸根智能,广普寂定。深入菩萨法藏。得佛华严三昧。」三摩地即是三昧,陀罗尼即是总持。二译所述者一也,为菩萨自利功德。

  (三)汝自思惟,修何方便,而能成就佛剎庄严。如所修行,汝自当知。清净佛国,汝应自摄。<第五品>

  「汝自思惟,修何方便,而能成就佛剎庄严。」取自宋译。「如所修行,汝自当知。」取自魏译:「如所修行,庄严佛土,汝自当知。」「清净佛国,汝应自摄。」取自唐译:「汝应自摄清净佛国。」三译所述者一也,《无量寿经义疏》(以下简称《义疏》)云:「如来反答,彰彼先知,不为宣说。」《嘉祥疏》云:「明彼佛推其自解,不肯为说,意欲显法藏德也。」

  (四)所有众生,生我国者,远离分别,诸根寂静,若不决定成等正觉,证大涅盘者,不取正觉。<第六品.第十二愿:定成正觉愿>

  所有众生,生我国者,皆同一心,住于定聚。<第六品.第二十九愿:住正定聚愿>

  唐译第十一愿云:「若我成佛,国中有情,若不决定成等正觉,证大涅盘者,不取菩提。」魏译第十一愿云:「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住定聚必至灭度者,不取正觉。」夏会本第十二愿盖取自唐译第十一愿,第二十九愿则取自魏译第十一愿,魏、唐二译愿文相同,故会本之第十二愿、第二十九愿实则一愿,《义疏》判为「住定证灭愿」。

  (五)修菩萨行,积功累德,无量无边。于一切法,而得自在,非是语言分别所能知。<第九品>

  「修菩萨行」取自宋译:「历大阿僧祇劫,修菩萨行。」此即第八品「积植德行」,魏译云:「于不可思议兆载永劫,积植菩萨无量德行。」「积功累德」取自魏译:「无央数劫,积功累德。随其生处,在意所欲,无量宝藏,自然发应。」此即第八品「由成如是诸善根故」,唐译云;「由成如是诸善根故,所生之处,有无量亿那由他百千伏藏,自然涌出。」「非是语言分别之所能知」取自唐译:「如是无边诸菩萨众,起诸妙行,供养奉事诸佛世尊,乃至成佛,皆不可以语言分别之所能知。」此即第八品「如是功德,说无能尽」,魏译云:「常以四事供养恭敬一切诸佛,如是功德,不可称说。」此段诸句第八品皆具其义,特不同译本之字句耳,今夏会本拼凑成段,置第九品之首。

  (六)如实安住,具足庄严威德广大清净佛土。<第九品>

  此二句取自唐译:「发是愿已,如实安住。种种功德,具足庄严威德广大清净佛土。」即第八品「发斯弘誓愿已,住真实慧,勇猛精进,一向专志庄严妙土。」魏译云:「发斯弘誓,建此愿已,一向专志庄严妙土。」宋译云:「发是愿已,住真实慧,勇猛精进,修习无量功德,庄严佛剎。」故知此二句亦属重复。

  (七)佛语阿难,不思议业,汝可知耶。汝身果报,不可思议。众生业报,亦不可思议。众生善根,不可思议。诸佛圣力,诸佛世界,亦不可思议。其国众生,功德善力,住行业地,及佛神力,故能尔耳。<第十一品>

  「不思议业,汝可知耶」、「众生善根」取自唐译:「佛语阿难,不思议业,汝可知耶。答言,不也。佛告阿难,诸佛及众生善根业力,汝可知耶。答言,不也。」「汝身果报,不可思议。众生业报,亦不可思议」、「诸佛圣力,不可思议」取自宋译:「佛告阿难,汝身果报,亦不可思议。众生业报,亦不可思议。诸佛圣力,不可思议。」「诸佛世界,亦不可思议。其国众生,功德善力,住行业地」、「故能尔耳」取自魏译:「佛语阿难,行业果报,不可思议。诸佛世界,亦不可思议。其诸众生,功德善力,住行业之地,故能尔耳。」以上三段分取自唐、宋、魏译,三译所述者一也。

  (八)发清净心,忆念受持,归依供养,乃至能发一念净信,所有善根,至心回向,愿生彼国。<第二十三品>

  「发清净心」等三句取自宋译:「欲令众生闻彼佛名,发清净心,忆念受持,归依供养,求生彼土。」「乃至能发一念净信」等四句取自唐译:「他方佛国所有众生,闻无量寿如来名号,乃至能发一念净信,欢喜爱乐,所有善根,回向愿生无量寿国者,随愿皆生。」二译所述者一也,为众生闻名,信心欢喜,皆得往生。

  (九)随己修行,诸善功德。奉持斋戒,起立塔像,饭食沙门,悬缯然灯,散华烧香,以此回向,愿生彼国。<第二十四品>

  「随己修行」二句取自唐译:「随己修行诸善功德,回向彼佛,愿欲往生。」「奉持斋戒」以下取自魏译:「多少修善,奉持斋戒,起立塔像,饭食沙门,悬缯然灯,散华烧香,以此回向愿生彼国。」此为中辈往生之文。唐译略说,魏译详说,取唐译则不必再取魏译,取魏译则唐译可免。

  (十)其下辈者,假使不能作诸功德,当发无上菩提之心,一向专念阿弥陀佛,欢喜信乐,不生疑惑,以至诚心,愿生其国,此人临终,梦见彼佛,亦得往生,功德智能次如中辈者也。

  若有众生住大乘者,以清净心,向无量寿,乃至十念,愿生其国,闻甚深法,即生信解,乃至获得一念净心,发一念心念于彼佛,此人临命终时,如在梦中,见阿弥陀佛,定生彼国,得不退转无上菩提。<第二十四品>

  「若有众生住大乘者」之一段取自唐译:「若有众生住大乘者,以清净心向无量寿如来,乃至十念念无量寿佛,愿生其国。闻甚深法,即生信解,心无疑惑。乃至获得一念净心,发一念心,念无量寿佛。此人临命终时,如在梦中见无量寿佛,定生彼国,得不退转无上菩提。」此为唐译下辈往生之文,但黄念祖于注解中称此段为「一心三辈」。黄氏为夏莲居入室弟子,且夏氏生前多次讲演此会本,而黄氏皆无缺席,故所注必遵其师之意。

  《大乘无量寿经解》云:「上三辈往生是一类。下明一念净心,十念一念往生之类。或名『一心三辈』。慈老所判『一心三辈』,与夏师同一心眼,彰净门久隐之妙谛。」又云:「右章全是唐译经文,魏唐二译,似为同一梵本。但唐译此段经文系统分明,文富义深,远胜魏译。魏译则分散于本品首尾两处,于上辈之前云:『诸有众生,闻其名号,信心欢喜。乃至一念至心回向,愿生其国,即得往生。』但复于下辈文中曰:『其下辈者,十方世界诸天人民,其有至心欲生彼国,假使不能作诸功德,……功德智能,次如中辈者也。』」民初杨文会将唐译析为四十二章,从此流通即沿用此版本。黄氏见「三辈往生」一章始于上辈,故有此说。何不观其前一章「十方佛赞」中,亦有:「他方佛国所有众生,闻无量寿如来名号,乃至能发一念净信,欢喜爱乐,所有善根,回向愿生无量寿国者,随愿皆生。」若去其所加章名,文气连贯,则可证魏唐二译皆同。又《义疏》云:「初中有三,……二、十方佛皆共赞下,举闻名者,皆得往生,增人去心。三、佛告阿难下,正辨生业,教修往生。」依慧远法师之科判,魏译此一小段,属十方佛赞,非三辈往生之文,故自无黄氏「魏译分散本品首尾两处」之疑。

  《大乘无量寿经解》又云:「元晓师谓下辈中有两种人:一者,发菩提心,十念圣号,是不定性人。二者,闻法深信,乃至一念,是菩萨种性人(正是唐译中『住大乘者』)。元晓师实已明察魏译下辈文中,品类不齐。『若闻深法,欢喜信乐,不生疑惑。』如是殊胜智能,元晓师名之为『菩萨种性人』,实不应限于下辈也。」魏译「若闻深法,欢喜信乐,不生疑惑」,应是唐译:「闻甚深法,即生信解,心无疑惑」,非如黄氏谓「住大乘者」一段。又印光大师云:「无量寿经三辈,……不思下辈绝无一语云造业事,乃系善人。只可为九品中之中品。」故应无品类不齐之疑。

  
《大乘无量寿经解》又云:「又《报恩论》曰:『谨按此段十念往生,专指住大乘者言之。大乘者如禅宗得破参,及读一切大乘经典,得解悟者皆是,如智者、永明之类。』如是智能猛利,信愿坚固之人,惟智者、永明、中峰诸大老,方所能堪,焉能位列下辈。此一心三辈,乃别有大人作略,超越常格,而得往生者。」近来净空法师承黄氏之说,于《大乘无量寿庄清净平等觉经讲记》云:「这段经文,慈舟大师判作『一心三辈』。这是属于不是专修净土,而是修学其它大乘法门,只要他将修学的功德回向求生净土,一样也能往生。像西土马鸣、龙树菩萨、中国智者大师都不是专修净土,是一心三辈往生的。」魏译阿弥陀佛愿文中第十九愿云:「十方众生发菩提心,修诸功德,至心发愿,欲生我国。」此即上辈往生一段之纲要,智者等非专修净土之诸大祖师,其所行岂有别于此愿乎?

  (十一)得一乘道,不由他悟。<第三十品>

  此取自唐译:「得一乘道,无有疑惑。于佛教法,不由他悟。」即前之「究竟一乘,至于彼岸,决断疑网。」魏译云:「究竟一乘,至于彼岸。决断疑网,慧由心出。于佛教法,该罗无外。」二译所述之义相同,但文字有别耳。

  (十二)光色参回,转变最胜。郁单成七宝,横揽成万物。<第三十二品>

  汉译云:「五光至九色参回转,数百千更变。最胜之自然,自然成七宝。」吴译云:「九色参回转,数百千更变,郁单之自然,自然成七宝。」参照二译知,汉译「最胜」即吴译之「郁单」,为北俱卢洲,但一为意译,一为音译耳。会本存汉译之「最胜」,一洲之名,竟成形容光色转变之副词。

  (十三)于此世界所有黑山、雪山、金刚、铁围、大小诸山,江河、丛林、天人宫殿,一切境界,无不照见。譬如日出,明照世间,乃至泥犁、溪谷、幽冥之处,悉大开辟。<第三十八品>

  宋译云:「于此世界,所有黑山、雪山、金山、宝山、目真邻陀山、摩诃目真邻陀山、须弥山、铁围山、大铁围山、大海江河、丛林树木,及天人宫殿,一切境界,无不照见。譬如日出,明照世间,亦复如是。」汉译云:「诸天无央数天地须弥山罗宝,摩诃须弥大山罗宝,诸天地大界小界,其中诸有大泥犁小泥犁,诸山林溪谷幽冥之处,悉皆大开辟。」宋译「一切境界,无不照见」,即汉译「悉皆大开辟」,此二译所述者一也。

  (十四)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得闻阿弥陀佛名号,能生一念喜爱之心。<第四十三品>

  若有众生得闻佛声,慈心清净,踊跃欢喜。<第四十五品>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得闻阿弥陀佛名号,能生一念喜爱之心」取自唐译:「若有闻彼佛名,能生一念喜爱之心,当获如上所说功德。」「若有众生得闻佛声,慈心清净,踊跃欢喜」取自汉译:「其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无量清净佛声,慈心欢喜,一时踊跃,心意清净。」二译所述者一也,为众生得闻佛名,获利深广。

  (十五)如来兴世,难值难见。诸佛经道,难得难闻。遇善知识,闻法能行,此亦为难。若闻斯经,信乐受持,难中之难,无过此难。<第四十五品>

  诸佛如来无上之法,十力无畏,无碍无着,甚深之法,及波罗蜜等菩萨之法,非易可遇。能说法人,亦难开示。坚固深信,时亦难遭。<第四十六品>

  第四十五品一段取自魏译:「如来兴世,难值难见。诸佛经道,难得难闻。菩萨胜法,诸波罗蜜,得闻亦难。遇善知识,闻法能行,此亦为难。若闻斯经,信乐受持,难中之难,无过此难。」第四十六品一段取自唐译:「佛出世难。离八难身,亦为难得。诸佛如来无上之法,十力无畏无碍无着甚身之法,及波罗蜜等菩萨之法,能说法人,亦难开示。阿逸多,善说法人,非易可遇。坚固深信,时亦难遭。」魏、唐二译所述者一也,明净土教人往生,独此一经,为是最难。而夏会本皆录,一置四十五品,一置四十六品。

  三.省略原译经文,以致意思不完备或改变

  (一)佛说阿弥陀佛为菩萨求得是愿时,阿阇王子,与五百大长者。<第十品>

  汉译云:「佛说无量清净佛为菩萨,求索得是二十四愿时,阿阇世王太子,与五百大长者迦罗越子。」会本略「阿阇世」为「阿阇」,「大长者子」为「大长者」。「大长者子」为大长者之子,故异于原译。

  (二)佛即知之,告诸比丘,是王子等,后当作佛。<第十品>

  吴译云:「佛即知之,告诸比丘僧,是阿阇世王太子及五百长者子,却后无数劫,皆当作佛,如阿弥陀佛。」阿阇世王太子及五百长者子,听闻佛宣说阿弥陀佛本愿,而起效法之心,心中俱愿言:「令我等后作佛时,皆如阿弥陀佛。」此段即佛对其证明,故「如阿弥陀佛」不可省。

  (三)即随彼佛,往生其国,便于七宝华中自然化生。<第二十四品>

  汉译云:「便于七宝水池莲华中化生,则自然受身长大,则作阿惟越致菩萨。」吴译同,「阿惟越致」即不退也。魏译云:「便于七宝华中自然化生,住不退转。」唐译云:「即随如来,往生彼国,得不退转。」宋译云:「即得往生极乐世界,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诸译于此下皆有「住不退转」之语,而夏会本略之,意思则不完备。

  (四)其下辈者,假使不能作诸功德,当发无上菩提之心,一向专念阿弥陀佛,欢喜信乐,不生疑惑,以至诚心,愿生其国,此人临终,梦见彼佛,亦得往生,功德智能次如中辈者也。<第二十四品>

  魏译云:「其下辈者,十方世界诸天人民,其有至心欲生彼国,假使不能作诸功德,当发无上菩提之心,一向专意,乃至十念,念无量寿佛,愿生其国。若闻深法,欢喜信乐,不生疑惑。乃至一念念于彼佛,以至诚心愿生其国。此人临终,梦见彼佛,亦得往生。功德智能,次如中辈者也。」下辈往生者,有二类:一为「其有至心欲生彼国,假使不能作诸功德」者,其修行方法为:「一向专意,乃至十念,念无量寿佛」。一为「其有至心欲生彼国,假使不能作诸功德,若闻深法,欢喜信乐,不生疑惑」者,其修行方法为:「乃至一念念于彼佛」,此在原译中相当清楚,但夏会本略去第一类之「十念」、「愿生其国」,及第二类之「若闻深法」、「一念念佛」,则魏译下辈经文本义全失。

  (五)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此经典,受持读诵,书写供养,昼夜相续,求生彼剎。发菩提心,持诸禁戒,坚守不犯,饶益有情,所作善根,悉施与之,令得安乐,忆念西方阿弥陀佛,及彼国土,是人命终,如佛色相种种庄严,生宝剎中,速得闻法,永不退转。<第二十五品>

  宋译云:「复次,阿难。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此经典,受持读诵,书写供养,昼夜相续,求生彼剎。是人临终,无量寿如来,与诸圣众,现在其前。经须臾间,即得往生极乐世界,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次,阿难。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提心已,持诸禁戒,坚守不犯,饶益有情,所作善根,悉施与之,令得安乐,忆念西方无量寿如来,及彼国土。是人命终,如佛色相种种庄严,生宝剎中,贤圣围绕,速得闻法,永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此为宋译「三辈往生」之上、中二辈,夏会本略上辈往生之果,及中辈一段之主词(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致使此二辈相混淆,修上辈之因,竟得中辈之果,宋译上、中二辈经文本义尽失。

  (六)无量寿佛意欲度脱十方世界诸众生类,皆使往生其国,悉令得泥洹道,作菩萨者,令悉作佛,既作佛已,转相教授,转相度脱,如是辗转,不可复计,十方世界,声闻菩萨,诸众生类,生彼佛国,得泥洹道,当作佛者,不可胜数。<第二十九品>

  汉译云:「佛言,无量清净佛尊寿,却后无数劫常未央,无般泥洹时也。无量清净佛于世间教授,意欲过度八方上下诸无央数佛国诸天人民及蜎飞蠕动之类,皆欲使往生其国,悉令得泥洹之道。其诸有作菩萨者,皆欲令悉作佛。……无量清净佛所度脱,展转如是,复住无数劫无数劫,不可复计劫,终无有般泥洹时也。」此段经文之主旨,应为首句「无量清净佛尊寿,却后无数劫常未央,无有般泥洹时也」,谓阿弥陀佛寿命长久,不可称计。因阿弥陀佛欲使十方众生,皆能往生其国修学,而得成佛道。夏会本略之,则失其要。

  (七)因缘愿力,出生善根,摧伏一切魔军。<第三十一品>

  唐译云:「因力,缘力,愿力,发起力,世俗力,出生力,善根力,三摩地力,闻力,舍力,戒力,忍力,精进力,定力,慧力,奢摩他力,毗⿳舍那力,神通力,念力,觉力,摧伏一切大魔军力。」对照原译,方知夏会本「因缘愿力」为因力、缘力、愿力;「出生善根」为出生力、善根力;「摧伏一切魔军」为摧伏一切大魔军力。《无量寿经》彰极乐世界菩萨行德圆备之文有七小段,此为第六「诸力具足」。

  (八)郁单成七宝,横揽成万物。<第三十二品>

  吴译云:「郁单之自然,自然成七宝,横揽成万物。」此段以北俱卢洲(即「郁单」),喻极乐世界之万物不假造作,自然感得。夏会本略前二句之「自然」,一者失此喻之要,二者文句不顺。

  (九)降化其意,令持五善,获其福德。<第三十五品>

  魏译云:「降化其意,令持五善,获其福德度世长寿泥洹之道。」《义疏》云:「获其福者,由持五戒,于现在世,身安无苦,翻前五痛。度世长寿泥洹道者,后生弥陀,终得涅盘,翻上五烧。」故知「度世长寿泥洹之道」对应「五烧」,实不可缺。魏译于前亦有:

  「后生无量寿国,快乐无极,长与道德合明,永拔生死根本,无复贪恚愚痴苦恼之患。欲寿一劫百劫千亿万劫,自在随意,皆可得之。」

  此叙往生之益。「永拔生死根本」即度世也,「欲寿一劫」等,即长寿也。故知佛在本经劝人以善攻恶,非只为现世得福,而终得涅盘,方为佛之本怀。

  (十)汝等广植德本,勿犯道禁,忍辱精进,慈心专一,斋戒清净,一日一夜,胜在无量寿国为善百岁。<第三十七品>

  汉译云:「若曹于是,益作诸善,布恩施德,能不犯道禁,忍辱精进,一心智能,展转复相教化,作善为德,如是经法,慈心专一,斋戒清净,一日一夜者,胜于在无量清净佛国作善百岁。」魏译云:「汝等于是广植德本,布恩施惠,勿犯道禁,忍辱精进,一心智能,转相教化,为德立善,正心正意,斋戒清净,一日一夜,胜在无量寿国为善百岁。」此叙在此世界修行之难,但若肯修,其果亦殊胜。修行须自利利他,此举六度以明自利,而「转相教化」为利他行。汉、魏二译中何有六度?「布恩施惠」即布施,「勿犯道禁」即持戒,忍辱、精进自不待言,「一心」即禅定,「智能」即般若。原译六度圆具,但夏会本只存其三:持戒、忍辱、精进。

  (十一)以头着地,称念南无阿弥陀三藐三佛陀。诸天人民,以至蜎飞蠕动,睹斯光者,所有疾苦,莫不休止,一切忧恼,莫不解脱。悉皆慈心作善,欢喜快乐。<第三十八品>

  吴译云:「以头脑着地,皆言南无阿弥陀三耶三佛檀。阿弥陀佛放大光明威神已,无央数诸天人民,及蜎飞蝡动之类,皆悉见阿弥陀佛光明,莫不慈心欢喜者。」此叙阿难顶礼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放光,普照十方世界。故后方有众生见此光明,身心安乐。夏会本略「阿弥陀佛放大光明威神已」,佛既无放光,后何有众生「睹斯光者」?

  (十二)汝见彼国净行之众,游处虚空,宫殿随身,无所障碍,遍至十方供养诸佛不。<第三十九品>

  宋译云:「汝见菩萨声闻净行之众,而作佛声,演说妙法,一切佛剎,皆得闻声,获利乐不。汝见百千俱胝众生,游处虚空,宫殿随身不。」此叙极乐世界众生,一者「菩萨声闻净行之众」,二者「百千俱胝众生」。夏会本略前者之行,及后者之主词,净行之众本为演说妙法,而成游处虚空,异于原译。

  (十三)复有众生,积集善根,希求佛智、普遍智、无等智、威德广大不思议智。于自善根,不能生信。<第四十品>

  唐译云:「若有众生,堕于疑悔,积集善根,希求佛智、普遍智、不思议智、无等智、威德智、广大智。于自善根,不能生信。」此叙一类众生,以疑悔之心积集善根、希求佛智。若此无「堕于疑悔」,则后何有「当知疑惑,于诸菩萨为大损害,为失大利」?夏会本失其要也。

  (十四)若有堕于疑悔,希求佛智,至广大智。于自善根,不能生信。<第四十一品>

  唐译云:「若有堕于疑悔,种诸善根,希求佛智,乃至广大智。于自善根,不能生信。」以此对照(十三),前略「堕于疑悔」,此略「种诸善根」,前后文不一致,二段皆非唐译本来面目。

  四.取原译中无关之句子或段落合之

  (一)天人归仰,请转法轮。<第二品>

  「天人归仰」取自魏译:「舍彼天宫,降神母胎。从右胁生。现行七步。光明显耀,普照十方。无量佛土,六种震动。举声自称,吾当于世,为无上尊。释梵奉侍,天人归仰。」此应为佛出生时。而「请转法轮」亦取自魏译:「得微妙法,成最正觉。释梵祈劝,请转法轮。」此为佛成正觉时。

  (二)开化显示真实之际。<第二品>

  魏译云:「分别显示真实之际。得诸如来辩才之智。入众言音,开化一切。」原译中,「开化」为开化一切众生。夏会本合首尾二句,成「开化显示真实之际」,真如自性何须开化?

  (三)拯济负荷,皆度彼岸。<第二品>

  魏译云:「示现灭度,拯济无极」又云:「荷负群生,为之重担」又云:「于诸众生,视若自己。一切善本,皆度彼岸。」夏会本取三段之句而合之。

  (四)愿当安住三摩地,恒放光明照一切。<第四品>

  唐译云:「愿当安住三摩地,演说施戒诸法门,忍辱精勤及定。慧。」宋译云:「复有十方诸佛剎,恒放光明照一切」。唐译为法藏比丘安住正定后,演说菩萨六度之法,而宋译「放光」之主词为十方佛剎。夏会本合此二句,成法藏比丘安住正定后,放光照物,实异于原译。

  (五)感得广大清净居,殊胜庄严无等伦。<第四品>

  唐译云:「及以无边胜进力,感得殊胜广净居。」宋译云:「复有十方诸佛剎,恒放光明照一切,殊胜庄严无等伦,愿我成就利群品。」唐译叙法藏比丘愿以胜进力,感得殊胜净土。而宋译「殊胜庄严」所形容者,为十方佛剎所放之光明。夏会本合此二句,「殊胜庄严」所形容者,成法藏比丘感得之净土,异于原译。

  (六)取愿作佛,悉令如佛。<第五品>

  汉译云:「拔人勤苦生死根本,悉令如佛。唯为说经所可施行,令疾得决。我作佛时,令无及者。愿佛为我说诸佛国功德,我当奉持,当那中住。取愿作佛,国亦如是。」原译中,「悉令如佛」为拔除众生之生死根本,悉令众生如佛。但夏会本成法藏比丘愿己成佛道时,依正庄严皆如其师世自在王佛,异于原译。

  (七)我立是愿,都胜无数诸佛国者。<第五品>

  汉译云:「我立是愿,如多陀竭佛所有者,愿悉得之。」吴译云:「诸来生我国者,悉皆令作菩萨阿罗汉,无央数都胜诸佛国。」依原译,「无央数都胜诸佛国」为述往生极乐者无数,且胜于十方佛国。今会本改为「都胜无数诸佛国者」,以赞法藏之愿。

  (八)十方众生,闻我名号,系念我国。发菩提心,坚固不退。植众德本,至心回向,欲生极乐,无不遂者。若有宿恶,闻我名字,即自悔过,为道作善,便持经戒,愿生我剎,命终不复更三恶道,即生我国。<第六品.第二十一愿:悔过得生愿>

  魏译云:「设我得佛,十方众生闻我名号,系念我国,植众德本,至心回向,欲生我国,不果遂者,不取正觉。」吴译云:「第五愿、使某作佛时,令八方上下诸无央数天人民及蜎飞蝡动之类,若前世作恶,闻我名字,欲来生我国者,即便返正自悔过,为道作善,便持经戒,愿欲生我国不断绝,寿终皆令不复泥犁禽兽薜荔,即生我国,在心所愿。」汉译云:「十九、我作佛时、他方佛国人民,前世为恶,闻我名字,及正为道,欲来生我国,寿终皆令不复更三恶道,则生我国,在心所愿。」此章前半为魏、唐二译之第二十愿,为三辈往生之中辈。而「若有宿恶」下,为汉、吴二译之「悔过得生愿」。前后各有其旨,夏会本竟统而称之「悔过得生」。

  (九)若闻我名,寿终之后,生尊贵家。诸根无缺。<第六品.第二十六愿:闻名得福愿>

  「若闻我名」等三句取自魏译第四十三愿:「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寿终之后,生尊贵家。」「诸根无缺」取自唐译第四十一愿:「余佛剎中所有众生,闻我名已,乃至菩提,诸根有阙,德用非广者,不取菩提。」为魏、唐二译之「根用全广愿」,夏会本未标出,而合于此愿中。

  (十)十方佛剎,诸菩萨众,闻我名已,皆悉逮得清净、解脱、普等三昧,诸深总持,住三摩地,至于成佛,定中常供无量无边一切诸佛,不失定意。<第六品.第四十四愿:普等三昧愿、第四十五愿:定中供佛愿>

  魏译第四十二愿云:「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皆悉逮得清净解脱三昧。住是三昧,一发意顷,供养无量不可思议诸佛世尊,而不失定意。」又其第四十五愿云:「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皆悉逮得普等三昧。住是三昧,至于成佛,常见无量不可思议一切诸佛。」夏会本取此二愿为其愿文第二十三章,又分为二愿:普等三昧愿、定中供佛愿。「定中供佛」为「清净解脱愿」之内容,而会本既定四十四愿为「普等三昧愿」,而普等三昧之内容竟阙如。

  (十一)开彼智能眼,获得光明身。<第七品>

  魏译云:「开彼智能眼,灭此昏盲暗。」宋译云:「获彼光明身,如佛普照曜。」魏译叙开众生智能以破其昏闇,宋译叙愿己光明如佛。夏会本合此二句,成开众生智能,以得光明之身,异于原译。

  (十二)志愿无倦,忍力成就。<第八品>

  魏译云:「忍力成就,不计众苦。少欲知足,无染恚痴。三昧常寂,智能无碍。无有虚伪谄曲之心。和颜爱语,先意承问。勇猛精进,志愿无倦。」夏会本取此段之首尾二句合之。

  (十三)轨范具足,观法如化,三昧常寂。<第八品>

  宋译云:「恒以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能,六度之行,利乐众生。轨范具足,善根圆满。所生之处,有无量无数百千俱胝那由他珍宝之藏,从地涌出。」魏译云:「以大庄严具足众行。令诸众生功德成就。住空无相无愿之法。无作无起,观法如化。」魏译云:「少欲知足,无染恚痴。三昧常寂,智能无碍。无有虚伪谄曲之心。」夏会本各取三段之一句合之。

  (十四)彼于前世住菩萨道,无数劫来,供养四百亿佛。<第十品>

  吴译云:「是阿阇世王太子及五百长者子,住菩萨道以来,无央数劫。皆各供养四百亿佛已,今复来供养我。阿阇世王太子及五百长者子等,皆前世迦叶佛时,为我作弟子。今皆复会,是共相值也。」原译阿阇世王太子等「住菩萨道以来,无央数劫」,而夏会本竟成「前世住菩萨道」。其中「前世」盖取自「前世迦叶佛时」,因迦叶佛为贤劫第三佛,释迦为第四,故言「前世」。

  (十五)楼观栏楯,堂宇房阁,广狭方圆,或大或小,或在虚空,或在平地。清净安隐,微妙快乐。应念现前,无不具足。<第十九品>

  魏译云:「彼佛国土,清净安隐,微妙快乐,次于无为泥洹之道。」「清净安隐,微妙快乐」原为形容极乐世界,今夏会本将此二句合于此,成形容楼观等物,异于原译。

  (十六)若有众生,欲生彼国,虽不能大精近禅定,尽持经戒,要当作善,所谓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淫欲,四不妄言,五不绮语,六不恶口,七不两舌,八不贪,九不瞋,十不痴,如是昼夜思惟,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整种功德,种种庄严,志心归依,顶礼供养,是人临终,不惊不怖,心不颠倒,即得往生彼佛国土。<第二十五品>

  汉译云:「诸欲生无量清净佛国,虽不能大精进禅定持经戒者,大要当作善。一者不得杀生,二者不得盗窃,三者不得淫佚,犯爱他人妇女,四者不得调欺,五者不得饮酒,六者不得两舌,七者不得恶口,八者不得妄言,九者不得嫉妒,十者不得贪欲,……我皆慈哀之,悉令生无量清净佛国。」宋译云:「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十种心,所谓一不偷盗,二不杀生,三不淫欲,四不妄言,五不绮语,六不恶口,七不两舌,八不贪,九不瞋,十不痴,如是昼夜思惟极乐世界无量寿佛种种功德,种种庄严,志心归依,顶礼供养。是人临终,不惊不怖,心不颠倒,即得往生彼佛国土。」夏会本「欲生彼国,虽不能大精进禅定,尽持经戒,要当作善」取自汉译三辈后之第一类,而「所谓一不杀生」下,全取自宋译下辈,以此因得彼果,异于原译。

  (十七)若多事物,不能离家,不暇大修斋戒,一心清净,有空闲时,端正身心,绝欲去忧,慈心精进,不当瞋怒嫉妒,不得贪餮悭惜,不得中悔,不得狐疑,要当孝顺,至诚忠信,当信佛经语深,当信作善得福,奉持如是等法,不得亏失,思惟熟计,欲得度脱,昼夜常念,愿欲往生阿弥陀佛清净佛国,十日十夜,乃至一日一夜,不断绝者,寿终皆得往生其国。<第二十五品>

  「若多事物,不能离家,不暇大修斋戒,一心清净,有空闲时,端正身心,绝欲去忧」、「思惟熟计,欲得度脱」取自汉译:「佛言,世间人欲以慕及贤明,居家修善为道者,与妻子共居,在恩好爱欲之中,忧念若多,家事务,不暇大斋戒一心清净。虽不能得离家,有空闲时,自端正心,意念诸善,专精行道十日十夜。殊使不能尔,自思惟熟计,欲度脱身者,下当绝念去忧,勿念家事,莫与女人同,自端正身心,断爱欲,一心斋戒清净,至意念生无量清净佛国,一日一夜不断绝者,寿终皆得往生其国。」此为三辈后之第二类。而「不当瞋怒嫉妒,不得贪餮悭惜,不得中悔,不得狐疑,要当孝顺,至诚忠信,当信佛经语深,当信作善得福,奉持如是等法,不得亏失。」、「昼夜常念,愿欲往生阿弥陀佛清净佛国,十日十夜。」取自汉译三辈后之第一类,参照(十六)。又「慈心精进」取自汉译下辈:「其三辈者,其人愿欲生无量清净佛国,若无所用分檀布施,亦不能散华烧香,然灯悬缯彩,作佛寺起塔,饮食沙门者,当断爱欲,无所贪慕,慈心精进。」取三类之文合为一类,异于原译。

  (十八)以无碍慧,解法如如。<第三十品>

  魏译云:「以无碍智,为人演说。等观三界,空无所有。志求佛道,具诸辩才,除灭众生烦恼之患。从如来生,解法如如。」「无碍慧」以为人演说,「解法如如」因从真如本性流露故。合此二句,译于原译。

  (十九)以方便智,增长了知。<第三十品>

  唐译云:「以方便智,修行灭法。善知取舍理非理趣。于理趣非理趣中,皆得善巧。于世语言,心不爱乐。出世经典,诚信勤修。善巧寻求一切诸法。求一切法,增长了知。」「方便智」为修行灭法,「增长了知」因求一切法故,如是因得如是果,今夏会本又成行此因得彼果,异于原译。

  (二十)利害胜负。<第三十五品>

  汉译云:「更相利害,争钱财斗。忿怒成雠,转争胜负。」「胜负」为其所争,「利害」为其之间关系。「胜负」因心中忿仇而争,关系「利害」以致争斗钱财。将其合之,异于原译。

  (二十一)忽见阿弥陀佛,容颜广大,色相端严,如黄金山,高出一切诸世界上。<第三十八品>

  「高出一切诸世界上」取自魏译:「即见无量寿佛威德巍巍,如须弥山王,高出一切诸世界上。」「如黄金山」取自宋译:「忽然得见极乐世界无量寿佛,容颜广大,色相端严,如黄金山。……及见无量寿如来声闻菩萨围绕恭敬,譬如须弥山王,出于大海。」原译中,「黄金山」为形容阿弥陀佛容颜。「高出一切世界」,因喻阿弥陀佛全身如须弥山王故。以此加于「如黄金山」后,成阿弥陀佛容颜高出一切世界,异于原译。

  (二十二)明现照耀。<第三十八品>

  唐译云:「时诸佛国,皆悉明现,如处一寻。」魏译云:「相好光明,靡不照耀。」原译中,「明现」者为十方佛国,「照耀」者为阿弥陀佛光明,主词不同,岂可合之。

  (二十三)若有众生,明信佛智,乃至圣智,断除疑惑,信己善根,作诸功德,至心回向。<第四十品>

  此段以魏译为主:「若有众生,明信佛智,乃至圣智。作诸功德,信心回向。」但「断除疑惑,信己善根」取自唐译:「若有众生,断除疑悔,积集善根,希求佛智,乃至广大智,信己善根。」今以此二句置于其中,异于原译。

  肆、结论

  既云会集,须遵循之原则有二:一者,会集应出于原译经文。二者,会集后之意思,必合于原译经义。笔者据此原则,详审其文,所得结论分四项述之:

  一.抄自王、魏会本:

  夏会本黄超子序云:「夫会集与译义不同,译经须见梵本,会集须照原文,无征不信,儒籍尚然。原译所无,征与何有?」虽序作如此言,但观其会集,仍不免有此之失。若会集不出于原译,恐有印光大师所云:「启人妄改佛经之端,及辟佛之流,谓佛经皆后人编造,初非真实从佛国译来者。」之弊。

  二.诸译中同义之经文皆取:

  梅光羲序中,谓夏会本「繁复冗蔓,归于简洁」。但夏氏取不同译本而经义相同者,有十五处,此非「繁复冗蔓」乎?其中问题最大者,为「一心三辈」,黄念祖谓其师「发前人未发之精蕴」。吾观历来祖师大德释唐译下辈经文,皆无作此解。且魏、唐二译三辈往生,上辈往生之果,为临终真佛来迎,中辈为化佛来迎,下辈为梦中见佛,层次井然,中次于上,下又次于中。若真如夏会本所言,此为非专修净土之诸大祖师,回向己所修功德,求生佛国,则何以其往生之果只为「梦中见佛」?

  三.省略原译经文:

  梅光羲序中,不云夏会本「无谛不收」乎?何以原译之句,或为全段之要,竟阙略之,以致欲显之理,隐没不现。其中「下辈往生」最不忍卒读,凡与「一心三辈」雷同之句皆删,如「乃至十念」、「若闻深法」、「乃至一念,念于彼佛」,以致下辈经义晦涩不明。

  四.取原译中无关之句子或段落合之:

  梅光羲序中,不云夏会本「艰涩沉晦,使之爽朗」乎?取自不同处,意思亦无关之句,出己心裁,拼凑成段,或有因此而令人不知所云,或有因此而使经义改变。

  夏会本之弘传,已届十四年矣!近来批评者益众,或疑夏莲居之修证,或斥其藐视梵本,或谓历来只见居士会集,而无出家众为之。观其所批评之语,不免流于空泛。故本文着眼之处,为夏氏会集时,取舍之精当与否,唯有如此论会集,方可称为公允。

  伍、参考书目

  (一)经典类:
  1.《佛说无量清净平等觉经》后汉.支娄迦谶译/《大正藏》/新文丰出版社
  2.《佛说阿弥陀三耶三佛萨楼佛檀过度人道经》吴.支谦译/《大正藏》/新文丰出版社
  3.《佛说无量寿经》曹魏.康僧铠译/《大正藏》/新文丰出版社
  4.《大宝积经无量寿如来会》唐.菩提流志译/《大正藏》/新文丰出版社
  5.《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经》宋.法贤译/《大正藏》/新文丰出版社

  (二)节会本:
  1.《佛说大阿弥陀经》宋.王日休会集/《大正藏》/新文丰出版社
  2.《佛说无量寿经》清.彭际清节略/《大正藏》/新文丰出版社
  3.《无量寿经》清.魏源会集/《大正藏》/新文丰出版社
  4.《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民国.夏莲居会集/华藏图书馆

  (三)注疏类:
  1.《无量寿经义疏》隋.释慧远着/《大正藏》/新文丰出版社
  2.《无量寿经义疏》唐.释吉藏着/《大正藏》/新文丰出版社
  3.《无量寿经宗要》唐.释元晓着/《大正藏》/新文丰出版社
  4.《无量寿经连义述文赞》唐.释璟兴着/《大正藏》/新文丰出版社
  5.《无量寿经甄解》清.释道隐着/本愿山弥陀净舍
  6.《无量寿经起信论》清.彭际清着/台湾佛教印经处
  7.《摩诃阿弥陀经衷论》清.王耕心着/台湾佛教印经处
  8.《无量寿经笺注》民国.丁福保着/台湾佛教印经处
  9.《无量寿经讲义》民国.释性梵着/和裕出版社
  10.《无量寿平等觉经眉注》民国.李炳南着/台中莲社
  11.《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解》民国.黄念祖着/华藏图书馆
  12.《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讲记》民国.释净空着/华藏图书馆

  (四)其它著作
  《印光大师文钞》民国.释印光着/佛教书局

  • 上一篇:夏氏无量寿经会集本之解析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本篇有 人阅读
    • 最新图文
    • 推荐信息
    • 热门信息
  • 读完该文,您的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