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分享加载中

印光大师极为反对会集本

——重读印公三复王子立居士书

作者:釋戒定法师   来源:水月阁僧伽林   发布:灵岩灯   时间:2013-07-18 15:10:45

  看了今年浙江《台州佛教》第二期刊登的张秉全居士《印光大师也赞叹〈无量寿经〉会集本吗?》文章,很有感慨。忆念当年(民国廿九年)夏莲居擅自会集《无量寿经》后,曾托人传口信致印光大师,请求予以支持。印公得知后,极为反对,立即手书三封信致夏莲居好友王子立居士。这三封信编入《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二》(苏州灵岩山寺版本 524页始)。

  目前,面对着夏莲居《无量寿经》会集本在某些地区的流行,很有必要重读一下当年印光大师为了捍卫佛经尊严,反对会集本而亲自写下的复王子立居士三封信,以利众生正确修学净土法门。

  复王子立居士书一

  人贵自知,不可妄说大话。观汝之疑议,看得译经绝无其难,只要认得外国文,就好做译人,译人若教他译经,还是同不懂外国话的一样。你要据梵本,梵本不是铁铸的。须有能分别梵本文义,的确,或传久讹谬之智眼,方可译经。然非一人所能。以故译经场中,许多通家。有译文者,有证义者。其预译场之人,均非全不通佛法之人。汝完全认做为外国人译话,正如读书人认字,圣人深奥之文,了不知其是何意义。此种妄语,切勿再说。再说强令无知识者误佩服,难免有正见者深痛惜。光一向不以为悦人耳目而误人。若不以光言为非。则守分修持。否则不妨各行各道。他日陌路相逢。交臂而去,不须问你是何人,我是谁。

  复王子立居士书二

  一无量寿经有五译。初译于后汉月支支娄迦谶,三卷,文繁,名佛说无量清净平等觉经。次译于吴月支支谦,有二卷,名佛说阿弥陀经。以日诵之经,亦名佛说阿弥陀经,故外面加一大字以别之。又有赵宋王龙舒居士,会前二译及第三译,并第五赵宋译,四部取要录之,名大阿弥陀经。当时大兴,后因莲池大师指其有不依经文之失,从此便无人受持者。大藏内有此经,各流通处均不流通。有谓另有一种者,即此经也。第三译,即佛说无量寿经二卷,现皆受持此经,即曹魏康(国名)僧铠译。第四,即大宝积经,第十七无量寿如来会,此经王龙舒未见过,乃唐菩提流志译。前有元魏名菩提留支,非唐人,世多将留支讹引之。第五译,名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经,宋法贤译。原本二卷,以宋人以所译经多为荣,故分两卷,于绝不宜分处而分,今刻书本作一卷。就中无量寿如来会,文理俱好。而末后劝世之文未录,故皆以康僧铠之无量寿经为准则焉。

  复王子立居士书三

  无量寿经中,有三辈。观无量寿佛经,有九品。下三品,皆造恶业之人,临终遇善知识开示念佛,而得往生者。王龙舒死执三辈即是九品,此是错误根本。故以下辈作下三品,其错大矣。故上辈不说发菩提心,中辈则有发菩提心,下辈则云不发菩提心。无量寿经三辈,通有发菩提心。在王居士意谓下辈罪业深重,何能发菩提心。不思下辈绝无一语云造业事,乃系善人。只可为九品中之中品。硬要将下辈作下品,违经失理,竟成任意改经,其过大矣。在彼意谓,佛定将一切众生摄尽。而不知只摄善类,不及恶类。彼既以善人为恶人,故云不发菩提心。死执下辈即是下品,故将善人认做恶人。不知九品之下三品,临终苦极。一闻佛名,其归命投诚,冀佛垂慈救援之心,其勇奋感激,比临刑望赦之心,深千万倍。虽未言及发菩提心,而其心念之切与诚,实具足菩提心矣。惜王氏不按本经文义,而据观经,硬诬蔑善人为恶人,竟以恶人为判断。王氏尚有此失,后人可妄充通家乎。既有无量寿经,何无事生事。王氏之误,莲池大师指出,尚未说其何以如此今为说其所以,由于死执三辈即九品也。书此一以见会集之难。一以杜后人之妄。魏默深,更不必盲矣。胆大心粗,不足为训。              民国廿九年八月廿日

  由此可见,印公在第一封信中,不点名地指责夏莲居(西夏氏没有直接致信印光,故不必点名),不识外国文,岂能分别梵本文义,更何况译经,然非一人所能。警告夏氏切勿再说(托人传口信)再说虽令无知识者误佩服,难免有正见者深痛惜。若不以光言为非,则守分修持。否则,不妨各行各道。印公在第二、三封信中,举例说明会集佛经,纯属错误,王龙舒就犯了错误。明确告诫︰以康僧铠之无量寿经为准则焉。何无事生事。

  有人说,夏氏会集本是千古以来之最善本(刘承符语)。会集本︰无一语而不详参,无一字而不互校,务使精当明确,凿然有据,无一义不在原译之中,无一句溢出本经之外(梅光羲语)。这完全是妄语!

  今举三例,足以证实夏氏会集本根本不是善本,根本违背了原五种译本的经义。

  篡改尊名

  原五种译本中经首都有三兄弟:“尊者优楼频螺迦叶,尊者伽耶迦叶,尊者那提迦叶”和禅宗第一代祖师“尊者摩诃迦叶”共有四名尊者。在夏氏会集本(法会圣众第一)中被篡改为不明身份的“尊者迦叶”一尊名。这是破尊者身!

  后汉支娄迦谶和吴支谦的原译本中都是:“阿阇世王太子及五百长者子闻阿弥陀佛二十四愿,皆大欢喜踊跃……”,夏氏会集本(皆愿作佛第十)中被篡改为︰“佛说阿弥陀佛为菩萨求得是愿时,阿阇王子与五百大长者,闻之皆大欢喜……”。“王太子”改为“王子”,皇帝的王位到底由谁来继承!夏氏有资格来选定吗?“阿闻世”改为“阿阇”,难道当和尚等于当王子吗?“长者子”改为“大长者”,众儿子变成了众父亲,这行得通吗?这说明夏氏不懂梵语,滥竽充数,闹出笑语。

  删除僧宝

  原五译本经首“万二千人俱大比丘僧众代表”,在唐三藏菩提流志奉诏译本中列二十五位代表;后汉月支国三藏支娄迦谶译本中列三十五位代表;在吴月支国居士支谦译本、曹魏天竺三藏康僧铠译本、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光禄明卿明教大师臣法贤奉诏译本中均列三十一位代表。几十位的僧众代表万二千大比丘,实质上并不算多。可是,夏莲居对此很为反感,狠心删改为五位代表,其中一位身份不明代表,这是为什么?对于这个问题,朝思暮想升座十四代净宗祖师的某法师解释为︰“出家人不如在家人。……现在学佛有成就的,排名是在家女众第一,在家男众第二,出家女众第三,出家男众排在末尾。(《讲记》四册第 2卷27页)所以,在佛说无量寿经中,僧宝代表越少越好,僧宝地位越低越好,最好没有。夏莲居这样妄想,也是这样妄改。请看,后汉支娄迦谶和吴支谦的译本上都是︰“不信道德,不信有贤明先圣,不信作善为道,可得度世,不信世间有佛……”。曹魏康僧铠译本上简洁为“不信先圣诸种佛经法……”。可见,在译本中,佛、法、僧三宝住持俱全,可是,夏氏会集本(浊世恶苦第三十五,其五段)中,胆大妄为地将三位一体的佛、法、僧砍断为︰“不信诸佛经法……”,僧宝不住持了。这种行为是“斗乱僧众”

  混乱弥陀大愿

  康僧铠译本中的四十八愿是世尊的四十八愿,历来得到佛教界一致公认而敬诵,对此,台湾南普陀佛学院释法藏法师分析为︰“弥陀摄取念佛众生的三愿,十八愿以“信”为主,愿、行为辅;十九愿以“愿”为主,信、行为辅;二十愿以“行”为主,信、愿为辅。这样,三资粮的组织次第清晰、明了。夏氏会集本(发大誓愿第六)中被改为二十四愿,然后,夏氏以自己“渊博精深”的“大智能”,硬并合成四十八愿文字,补分搀杂在会集本中。这是“点金成铁”制造混乱。

  如果,我们确定夏氏会集本是善本的话,那么,古代三藏法师根据梵本翻译成的佛经就成了劣本?

  如果,我们承认夏氏会集本的合法地位,那么,净土宗十三代祖师该“退居让位”了?

  今年2000,是净宗十三祖印光大师西逝六十周年,我们要以弘扬正法的实际行动,来继承印公遗风,振我佛教!

  • 上一篇:佛说无量寿经夏氏会集本─二十四愿部份之探原及检讨
  •   下一篇:康译无量寿经劝持序
  • 本篇有 人阅读
    • 最新图文
    • 推荐信息
    • 热门信息
  • 读完该文,您的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