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分享加载中

相士之自律

作者:汤绣屏   来源:录自《平园相学》   发布:火焰红莲   时间:2010-05-04 13:29:33

  一、勤学

  求学为人人所必需。而相学家尤不可少。缘相学实孔门心性之学。亦即泰西之所谓哲学。大之关系政治。小之关系伦常。若不深究其理。何能探得其源。举凡徒为糊口。漫为肆应。投其所好。取快一时者。君子忧之。学者耻之。是必多读古今中外之相书。不袭术士穷通休咎之粗迹。既抉性情心术之微。且探疾病生死之奥。精华已得。识量自宏。且经史子集医法理哲。以及人种学性欲学解剖学心理学等。凡与相学有关者。均须分别选读。既增学问。又益心身。用之行道。则吉凶了然。谈吐不俗。用之律己。则行藏合理。人格自高。万不可徒相皮毛。致蹈术士之名而已。

  二、敦品

  孔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凡此四者。可以表示人之心术邪正。品行愚贤也。若不于此注意。徒于权势是尚。或则财。或则好色。见有权者。则阿谀之。有财者则逢迎之。有色者则轻戏之。于是相学之本能遂失。而人格扫地矣。必也以视听言动为本。绝不顾及装饰。审其形态。察其神色。直进忠实之言。不作非分之想。如见其为失业者。则谈向机营谋。切勿因循坐误。见纨绔者。则谈创业艰难。俾得保守旧产。相政界则谈职务神圣。上下不欺。如杨某所谓男儿欲综凌烟阁。第一功名不爱钱之类。相法界则谈虚心审听。勿逞意气。如欧阳修所谓求其生而不得。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之类。相军界则谈身先士卒。捍卫国家。如马某所谓效命疆场。男儿幸事之类。敦己之品。以全人之美。两得其益。何乐不为。幸吾人勿忽诸。

  三、戒贪

  相学与相术。原有深浅之分。一则研究原理。以求宏道。一则记诵歌诀。以资糊口。宗旨虽不一致。而其不可贪也则同。缘相学者易贪名。相术者必贪利。贪名则不实。贪利则不忠。故均非戒之不可。扁鹊有云病有六不治。骄恣不论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瘦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编者仿其例曰。相者亦应有六不谈。恃势少礼。一不谈也。重财轻道。二不谈也。谋为不正。立意欺哄。三不谈也。言语不诚。漫存尝试。四不谈也。酒色之后。元气未复。五不谈也。人多口杂。自己有事。六不谈也。若不明此义。来者即谈。则不可与言而与之言。临财苟得之消。当不能免。

  四、济贫

  凡人境遇不佳及失意之时。每易请其推命谈相。盖其意原有所希冀。而先得其慰藉也。故相者于此等人及其贫困不堪者。谈相固宜避谢酬资。且其立言务须得体。如谓大富大贵。或归天定。而小康小荣。当由人造。苟能坚苦精勤。努力上进。目前虽不大佳。而人定确能胜天。再如某部好相以助之。自不难于发达。纵全部真无好相。亦不可直率说明。断其希望。此非欺人也。盖不如是。不足以保其生命也。语云:“一言兴邦。一言丧邦。”言之关系。不其大乎。吾人不能以金钱济贫。已属惭愧无地。岂可吝惜区区之智识。而不与之一言耶。

  五、节义

  宋弘曰:“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先哲云:“富不易妻。”此皆以节义勉人也。今之人往往稍一得意。辄有屏妻宠妾之行为。不义孰甚焉。凡为此等人谈相。当以婉词劝之。使其琴瑟调和。以免家庭发生恶感。此相者应当如是。似难于晚近求之。吾老友熊君之二子保颐。系留欧某科博士也。向与其妻不睦。一日请某相士谈相。某相士慨然曰。君能与元配和睦。则他日发达。即未可限量。保颐固热心功名者也。果如相士言。大改前非。乃不数年而青云直上。供职某院。且连举二子。某相士之有益熊氏。固非浅鲜。而保颐之祟尚节义。亦足与某相士民堪饮佩云耳。雅愿世之相家。务以节义勉人。裨益社会。金钱其末矣哉。

  六、器量

  器量之关系大矣。古之君子。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包涵万物。无所不容。故:“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若器如斗箕。量如桮棬。一事拂意。即掉笔头之恶。一言不顺。即逞舌上之锋。贫穷族戚。不能接以礼。孤老弱小。不能加以恤。仆役小过。任意苛责。家人偶失。随尔变色。悻悻然小人哉。如此之人。与之谈相。偶尔谈中。辄引为荣。稍获微利。高兴不已。欲其相之精深。安可得乎。必也宽豁心胸。守忠行恕。态度雍容。言和气平。劝善于不觉。弥恶于无形。谈者谆谆。听者欣欣。各适其性。同归于正。斯为美矣。庶足称也。

  • 上一篇:生命的重建
  •   下一篇:介绍陈希夷《心相篇》
  • 本篇有 人阅读
    • 最新图文
    • 推荐信息
    • 热门信息
  • 读完该文,您的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