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分享加载中

心念与命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发布:火焰红莲   时间:2010-05-04 08:22:12

心念与徵兆

  有穷亲来,是福气象
  有一天,罗惟德先生拜访刘寅,流露出欢喜的脸色,说:「今天有一件很愉快的事!」
  刘寅问原因,罗先生回答:「刚才有十几位贫穷的亲戚,因为饥荒,从远地来我家,我把从前积蓄的钱财全部拿出来,发送给他们,全家没有一个人阻碍我,所以我觉得很愉快!」(《功过格》)

  《景行录》说:「富贵家庭有贫穷的亲戚往来,便是忠厚有福的现象,现在的人反而引以为耻,而且感到厌烦,这是多麽丑陋啊!」

  窦禹钧家里没有黄金翠玉的装饰品,没有穿著华丽的妻妾,可是赖以全活的人,不可胜数。这就是真正的惜福,真正的善用!

  古德有一首诗说:「忽闻贫者乞哀声,风雨更深去复来。多少豪家方夜饮,欢娱未许暂停杯。」这真令人感叹,岂止是欢娱,甚至当他们腹胀、呕吐、秽藉时,还可能不断地吃喝呢!所以一个富人吃了一顿山珍海味,就能够让贫穷人吃了七天。一桌满汉全席,足够给穷人吃上一整年。仔细想想:一个人下箸夹菜的次数又有多少呢?可是陪他一齐吃喝玩乐的宾客暴饮暴食,行为不检点的酒女,一大伙人吃得杯盘狼藉,这些都全部折算在他一个人的福禄上。不如节省下来,多作几年享用,布施贫苦,救济危急,把福禄留给子孙领用!

  从前甘矮梅先生精通五经,很多人跟他学习。他的弟子有一位当了御史,来拜访他,他留御史吃饭,只是葱汤、麦饭而已。他吃了一口,说了一首诗偈:

  葱汤麦饭暖丹田,麦饭葱汤也可怜!
  试向城头高处望,人家几处未炊烟。
  这首诗的含意多麽深远啊!(《德育古监》第一二五页)

  珍惜旧谊,是厚福相
  明神宗万历年间,吴郡的申文定公做宰相退休返乡。他在冬天时,微服游览街市,步入一条小巷,看见一位老先生倚靠著门闾,正在晒太阳。

  申文定公仔细一看,发现那位老先生是他从前的老邻居王皮匠。他说:「老先生!您还认得我吗?」
  老皮匠吓了一跳,立即上前跪拜,并且答道:「您是堂堂的太师,今天来到寒舍,实在太委曲您了!」
  申文定公马上扶老皮匠起来,进入屋内,跟老皮匠叙旧一番。老皮匠也忘记自己身份卑贱,告诉申文定公说:「米酒已经好了,您想喝一杯来去寒吗?」
  申文定公笑著说:「很棒!」
  接著,他们两人便对坐畅饮。
  刚好那一天,抚军也在虎丘设宴,没邀请到申文定公,命令军官找到老皮匠家。那位军官跪著请申文定公。
  申文定公说:「达官贵人的酒比较容易喝到,老朋友的酒很难相逢。我舍不得离开这里!」军官使者应诺而退。
  申文定公与老皮匠都喝得尽兴後才相互道别。

  翌日,申文定公派人厚恤老皮匠的家人。
  他两个儿子,一位做了布政,一位当了尚书,孙子也任职侍郎,曾孙因为乡试第一名而登上进士。(《感应篇注训证》第一九四页)

  宋朝的范文正公,以吏部员外郎出任郡守时,家里有三位仆从。後来他当了宰相,甚至逝世时,十年间家中一直没有增加其他仆从,也不曾轻易更换仆从。(《感应篇汇编》第四卷第十六页)

  捐薪助人,後得鸿福
  伏湛当平原太守,突然发生战争,天下纷扰,而且岁末欠收。於是,他告诉妻子说:「天下人都挨饿,我们怎麽能独饱呢?」

  他立即拿出全部薪俸,救济乡里,而跟大家一齐粗食淡饭。
  後来,他做到司徒,被皇上封侯,子孙世袭爵位。

  (评)不必论所分送薪俸多少,只此一念,便能数世封侯。(《德育古监》第八十九页)

  勤劳惜阴,必有作为
  陶侃做广州刺史时,州里没什麽事,早晨他就把一百块砖头搬到屋外,傍晚又将那些砖块搬回屋内。
  别人问他:「您为什麽要这样呢?」
  陶侃回答:「我正在努力锻链身心!因为如果过於悠闲,恐怕不能做事,所以我自己劳动劳动!」

  他时常告诉别人:「民生在於勤劳。夏禹是一位大圣人,尚且珍惜寸阴,至於我们凡夫俗子更应当珍惜寸阴,岂可好吃懒做,放逸图乐,有生之年不好好把握时光,死後默默无闻,毫无建树,真是自暴自弃!」

  (评)忍受横逆和毁谤,就是降伏暴躁的脾气。如果一直持著清淡和冷漠的态度,便极易懒散放任,所以需要挺直腰干踏实奋励一番,才是君子为己之学。

  程伊川自我反省说:「农人在严冬酷暑或者雨季,都辛勤耕种,所以我们才有饭吃。各种工艺和技术人员,努力做出种种器物,我们拿来享用。军人枕戈待旦,捍卫国家,我们才能安居乐业。如果我们对世人毫无益处和德泽,养尊处优,虚度岁月,便是甘愿做一只天地的寄生虫。」

  古人说:「老百姓劳动肢体,才会产生感恩心;有了感恩心,才会萌起善念。贪图享乐则放荡淫逸,放荡淫逸则萌生恶念。孟子认为饱食暖衣,享乐过日而没有教养的人,接近於禽兽。然而牛马尚且能负重致远,这种人大概只像被豢养的猪而已!」(《德育古监》第一二九页)

  爱出风头,容易出丑
  宋萧王与沈元用一齐出使北方,居住在燕山的愍忠寺。看见寺里有一块唐朝的石碑,文辞非常骈丽,总共有三千多字。沈元用的记性向来很好,他一再朗读碑文,宋萧王一边听一边走,好像漫不经心的样子。

  回到住处,沈元用想要夸耀他的才能,拿出笔来,书写碑文,不能记忆的地方空了下来,一共缺了十四个字。宋萧王见了,立即拿笔,把所缺的文字补上,而且又改了沈元用写错的地方,多达四、五处。

  宋萧王写好以後,将笔放好,聊其他事情,丝毫没有骄傲的表情。
  沈元用大吃一惊,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感叹地说:「千万不要夸口说我能胜过别人,其实别人胜我更多!」这实在一点也没错啊!

  陈几亭说:「君子有两种羞耻│第一是夸耀自己的长处和技能,第二是掩饰自己的缺失和不能。自己有长处和技能要保持谦虚,自己不会的就要努力学习充实。君子也有两种厌恶│第一是嫉妒别人的能力,第二是叙述别人的无能。我们应把别人的能力看成自己所有,别人不能的我们就搁置不谈。」(《德育古监》第一三五页)

  轻视老人,恐难白发
  杨大年年轻时,跟周翰、朱昂一齐在皇宫中。当时周翰和朱昂都已经白发皤皤了。
  杨大年每次谈论事情,便侮辱他们说:「你们两位老头子认为怎麽样?」
  周翰受不了,严肃地告诉杨大年:「你不要欺侮我老迈,你有一天也会老的!」
  朱昂在旁边摇摇手,说:「你不要老!不要老!免得被人欺侮!」
  後来,杨大年不到五十岁就逝世了。他想当老翁还求不到呢?(《德育古监》第一三四页)

  见猎心喜,习性难断
  宋朝的程颢,字伯淳,学者称为明道先生。他年轻时,爱好打猎,後来拜见濂溪的周敦颐先生,立刻不再打猎了。他自己说:「我已经没有这种爱好了!」

  周敦颐(濂溪先生)说:「你说得倒容易!只是这心潜伏未发而已,有一天心念萌动,又像从前了!」
  经过了十二年,程颢偶而看见打猎的人,果然有欢喜和爱好的心,才信濂溪先生的话一点都没有错。(《性理宗旨》)

  (按)戒杀放生是为善去恶中极容易的事,断除畋猎,又是戒杀放生中最粗浅的事。明道先生(程颢)那麽贤能,经过了十二年的学道,心中的杀机尚未断尽。难怪持戒精严的高僧,天神都要恭敬礼拜。

  後来明道先生做了上元县的主簿,看见乡民多用胶竿抓鸟,他下令把所有的胶竿折断,而且下令禁止捕鸟,我想这时候他的杀机已经完全断除了。岂只读书十年,才去得了一个「矜」字,读书十年,才去得了「状元」这个字。(《阴骘文广义节录》下卷第九十九页)

  谈及利养,神瞠鬼责
  宋朝时,有一位光孝安禅师,在定中看见两位僧人谈话。起初有天神拥护,听了很久,才离去。不久,出现恶鬼唾骂他们,并且把他们的脚印扫掉。
  因为那两位出家师父,起先谈论佛法,其次说到俗事,最後谈及名闻利养。

  (评)谈及世事,尚且被鬼神瞠怒责骂,何况现代人的行为、语言和心念,还不止如此。被鬼神瞠怒责骂,又当何如,实在真恐怖啊!(《感应篇汇编》第二十三页)

  心起杀念,凶神现相
  明思宗崇祯年间(西元一六二八年至一六四二年),江苏昆山县住了一位颇有名望的李瑶圃先生。
  他的儿子李伯馨有一位客人,名叫朱三胡子,跟仆人串通阴谋。伯馨恨之入骨,派人送了一张名片(注一)给县里的衙门,吩咐他们要将朱三逮捕入狱。李家的仆人把名片藏匿起来,骗李伯馨说:「朱三已经被捕入狱了!」

  有一天,李伯馨又派仆人送名片叫县衙里的人杀死朱三,仆人回来又骗李伯馨说:「朱三已经死在监狱了!」
  不久,李伯馨生了一场大病,看见朱三来索命,家人因为他神志不清,而且从前提供的消息不确实,所以不敢告诉他朱三还活著,每天祈求神明赦免他,终究还是没有化解,被「朱三」捉死(注二)。

  问:「朱三还活著,而李伯馨所看见的到底是什麽呢?」
  答:「这就是一般人所谓凶神!朱三固然有罪,李伯馨的手法却太狠了。他借刀杀人以後,难免会产生後悔和恐惧,心中时时刻刻有一个朱三的影像,所以凶神便变现出朱三的样子来杀害他。」(《感应篇注训证》第四卷第二五八页)

  (注一)原文是「名剌」,因为古代中国人削刨木块,书写姓名,以便拜访时通报姓名,所以叫做「名剌」。後来将姓名改写在纸上,叫做「名帖」,相等於现在的「名片」。

  (注二)看见的事物未必真实,看不见的事物也未必不存在。前者例如:水中的月亮和凶神所变现的朱三。後者例如:心灵和善恶业的影响力。

  妄心一萌,异形踵至
  吴曦是吴的孙子,在他十岁的时候,父亲吴挺问他的志向,他立即口出狂言,说出一堆不忠的话,吴挺大怒,把他踢到炉火中。後来他长大果然叛变了。

  尚未叛变以前,他曾经跟朋友竞争比赛追逐狩猎,一直到很晚才回家。当他垂鞭望向四周,抬头看见月亮中有一个人,也是骑马垂鞭,长得跟自己非常相似。他问左右的随从和朋友,每个人都回答看见同样的情景。

  吴曦心里想:「我快要大富大贵了!月亮里的那个人分明就是我啊!」吴曦扬鞭向月中人行揖作礼,那月中人也扬鞭回礼。吴曦心里非常高兴,於是就阴谋叛变。

  当时有位算命先生分析吴曦的名字,告诉他说:「你的名字『曦』表示:『三十一日後,我乃被戈』的意思!」
  一个月後,吴曦果然被安丙消灭了。

  一旦萌起妄心,奇怪的现象便接踵而至。虽然有非常特殊的徵兆,违背道理就是妖孽。(《感应篇注训证》第四卷)

  狠心杀蛇,丧身火海
  从前有一位富翁,他的房屋旁边有一棵枯乾的树木。他想砍掉这棵枯木。
  当天夜晚,他梦到一个人,带著一群人请求他宽延日期,等候他们迁移後,再行砍伐。
  富翁醒来以後,便派人爬到树上去观看,发现有许多条蛇盘结在枯树干里。於是,富翁便叫人放火把枯木烧掉。

  不久,他家人在半夜时曾经看见火花飞入屋内。可是当他们起来救火时,却又消失了。这样经过数次後,他家人就不以为怪了。

  有一天,一位婢女不小心在薪木上掉落炭火,不久却焚烧起来。他们家人以为这跟从前的状况一样,大伙儿都酣睡不起。等到他们发觉情势不妙时,已经来不及逃了。全家人都被焚毙。(《感应篇汇编》第四卷第七十二页)

  梦人乞命,尽速放生
  明神宗万历九年,杭州湖墅这地方住了一位姓于的人家,邻居遭遇盗贼抢劫。女儿特地买了十几尾鳝鱼,赶回娘家,向母亲问安。于母把鳝鱼养在陶制的水瓮中,事後却忘记了。
  有一天晚上,于母梦到十个人身上穿著黄色衣裳、头上戴著尖帽,跪在她面前,乞求救命。
  于母醒来以後,觉得疑惑,便去卜卦的地方问吉凶。
  卜卦的人告诉她:「你家里应当有动物乞求你放生!」
  于母回家,找遍室内,发现水瓮里有鳝鱼,算算数目,正好是十尾,大吃一惊,便将这些鳝鱼放入溪河。(《莲池大师全集》第三册戒杀放生文第十七页)

  猛兽为患,暴政所致
  从前汉光武帝时,洪农郡这地方有很多老虎。太守叫百姓设陷阱,拿弓箭来射杀老虎,可是虎患反而更严重。
  等到刘昆当太守时,他主张:虎患是暴政所造成的。他叫老百姓把陷阱填平,将弓箭折断,只努力地推行仁政,体恤民间的疾苦。说起来真奇怪,老虎遂相率渡河而去。

  刘昆没有证得大道,只因为一念仁心便能顿除暴虎,何况学佛慈悲的人呢?
  又例如圣僧降龙伏虎的事迹,清楚地记载在历史的典籍中,如果人人能学佛菩萨和圣僧的慈悲,则纵使老虎和豹子充满世间,尚且不能为害,何必忧虑禽兽会害人呢?

  如果残暴的人都变得慈悲,则有毒害的动物,也都将化为麒麟和凤凰。因此,我们知道:纵使动物至猛至毒,也有可感可化的地方,只怕人不能慈悲而已。(《感应篇汇编》第三卷第三十二页)

  同理可知:环境污染的问题及社会的暴力问题,无不跟政治有关,而政治又跟人心有关。要解决社会问题和社会风气,必须从改造人心下手,才是根本的办法。

  风雨不调,恐有冤狱
  汉朝时,江苏省东海县这地方有一位非常孝顺的媳妇,守寡独居,侍奉婆婆非常勤谨。她婆婆恐怕这样长久下去,会妨碍她再嫁,因此自己上吊而死。

  婆婆的女儿诬告媳妇强迫自己的母亲缢死,那位孝妇有口难辩。东海县的狱吏于公为孝妇辩护,却没有结果,因此孝妇被判了死刑。

  孝妇死後,东海县三年没有下雨。
  直到新来的太守上任後,狱吏于公向他禀白孝妇的冤情,祭拜孝妇的坟墓,当场天降甘霖,旱相才得以解除。
  由於于公的判决公平正直,所以老百姓都十分佩服。有一天,于公的大门坏了,乡亲父老想为于公重建一座新门。
  于公说:「可以把门造得高大一些,好让马车出入方便。因为我治理监狱,多积阴德,从不冤枉无辜的百姓,所以我的子孙必会兴隆!」

  後来,他的儿子于定国,果然当了丞相,被封为「平西侯」。孙子于永也以孝闻名於世,并做了御史大夫。(参阅《前汉书》于定国传、《阴骘文广义节录》卷首补阙第十八页)

  杀猪现猪,业感现前
  屏东市中正路有位妇人把房子租给一位屠夫。有一天中午,那位妇人走过房客的房间,正好屠夫在睡午觉,没有把门关上。妇人看见睡在床上的不是人而是一头猪,她大吃一惊,不敢再将房屋租给屠夫。

  屠夫杀猪变猪和赵子昂画马变马,及楞严经所说「吃羊变羊」的原理,有些类似和相通的地方。这些都是唯心所现及业力所感的现象。

  这种情形也颇似:有福的人在粪土中意外地找到珠宝,没有福的人手握珍宝也会变为粪土。

  身体病痛,邪心所感
  郭恩他们三兄弟都跛脚,不便於行走。他们请管辂卜卦,以查明原因。
  管辂说:「这卦表示你们家中有一座坟墓,墓中有一位女鬼。她如果不是你们的伯母,就是叔母。从前饥荒时,你们为了数升米,把她推落井中,而且又投下一块大石,砸破她的头。鬼魂怨痛,因此自己到天庭控告你们!」
  郭恩听了,痛哭流涕而且俯首认罪。(《三国志》魏志管辂传、《五戒吉凶正史事证选》第二十三页)

  福德之人,必有神护
  依据《旧五代史》的记载:五代十国的楚国君主马殷还是平民时,隐隐约约看见有神人在旁边侍候。马殷因此暗地把神人的形像记忆下来。等到後来尊贵显赫,他拜谒衡山的神庙,看见庙中所塑的神像,与从前所见的神人,长得一模一样。
  由此可知:贵人一定有鬼神保护。这难道是偶然吗?(《历史感应统纪》第三卷第一七三页)

  废除苛政,蝗虫散去
  汉朝的宋均,做九江太守时,减少冗员,节省无谓的开支,实施便民政策,老百姓个个安居乐业。
  九江一带原先有许多老虎为患,前任太守召募猎人设置许多陷阱,可是老虎伤人的传闻还是一直没有中断过。
  宋均告知所属的各县说:「老虎和豹为害百姓,罪过出在残酷的政府官员身上。一味劳师动众,捕杀动物,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
  於是,他便削减税赋,老虎也陆续向东行走,渡过江河。
  汉光武帝中元年间(西元五十六年至五十七年),湖南和湖北产生许多蝗虫,飞到九江边境便自动散去。
  後来,宋均出任尚书令。(《後汉书》宋均传)

 6/36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 上一篇:改造命运的方法(《了凡四训》)
  •   下一篇:万善先资集
  • 本篇有 人阅读
    • 最新图文
    • 推荐信息
    • 热门信息
  • 读完该文,您的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