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分享加载中

心念与命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发布:火焰红莲   时间:2010-05-04 08:22:12

心念与物境

  心有杂念,物不感通
  有一个人非常喜欢海鸥,他每天清晨就到海上(边),与海鸥一起游戏。飞来的海鸥不下百只。
  他的父亲说:「我听说海鸥都跟你一齐游戏,你何不抓几只回来,让我玩一下?」
  翌日早晨,他又到海上(边),海鸥却只在天空飞舞而不下来。
  所以说:最高的语言是摒弃话语,最好的行动是没有刻意的行为。想要运用各种分别心来了解智慧,那实在太肤浅了。(译自《列子》黄帝篇第十一则)

  诚信不疑,处处无碍
  商丘开在晋国的范子华家做客。范家的门客,经常作弄商丘开,向他开玩笑,可是商丘开却一直信以为真。

  有一天,他们指著河流弯曲的深水处,告诉商丘开说:「那里有珠宝,你游泳过去,潜个水便可以得到!」
  商丘开游过去,又再游了回来,果然找到一颗宝珠。

  不久,范家的仓库发生火灾。范子华先生告诉商丘开:「如果你能进入火中拿出有文彩的丝织品,我便有赏赐!」
  商丘开进入火中,往还搬出主人所吩咐的东西。在熊熊的烈火中,他的身体丝毫没有烧焦。

  众人向他道谢而且请问诀窍。
  商丘开说:「我没有什麽秘诀,我以为你们所说的都是真话,惟恐自己的诚心不够,无法澈底奉行,不知道形体的施为,也没有考虑到利害关系,专心一志便没有忤逆的事物发生,如此而已!」

  孔子知道这一件事,便告诉学生说:「至信的人可以感化万物,感动天地、鬼神,纵横六合而无所障碍,它的大用岂只在进入水火和险境平安而已吗?商丘开相信不诚的假话,仍然能如愿以偿,没有障碍。何况对方和我都出於真诚呢?(那威力可就更难以想像了)」(译自《列子》第二卷)

  杨仁山评说:「『对方和我都出自真诚』这一句话,可以做为念佛往生净土的实证。阿弥陀佛发大愿接引众生,是他的真诚。众生念佛往生净土是我的真诚。商丘开相信不诚的假话,诚信缺少了一边,他犹然如愿以偿。佛和我都出自真诚,那有不往生净土的道理呢?」(译自《历史感应统纪》第一卷第八十页)

  慈孝之人,家有祥光
  隋朝时,有一位孝子姓华名秋。他母亲过世後,他便在坟墓旁搭盖一间小茅庐。

  有一天,郡县里举行大规模的猎捕行动。有一只兔子跑进茅庐,藏匿在华秋的膝盖下面。猎人来了觉得十分讶异,但不再追究。

  从此那只兔子便时常在华秋的小茅庐住宿。後来皇帝下诏表扬华秋的门闾。

  有一年盗匪横行,他们来到华秋的茅庐附近,便互相告诫说:「我们不要侵犯孝子!」乡里赖以全活的人数非常众多。(译自《隋史》孝行传)

  (评)观看兔子跑进茅庐,藏匿在华秋的膝下,足见孝子的住处,必定有祥光瑞霭,能庇护众生,解除他们的畏惧和恐怖。

  从前佛在世时,有一只鸽子被老鹰所追逐,投入佛的身影内,鸽子的畏怖立即消失。观世音菩萨在《妙法莲华经》的「普门品」里说:「一切众生如果称念我的名号,或看见我形像,便能远离系缚的恐怖,远离身心逼迫和性命危险的恐惧。」

  华秋只是一位凡夫,自然不敢跟佛菩萨的境界相比。然而,他对众生起慈悲和孝顺心,是菩萨发心的开始。直到成就佛道,也不过圆满这心而已。就根本上来说,人能孝顺,即与佛菩萨心没有两样,所以跟物类的感应也不可思议!(译自《历史感应统纪》第二卷第一四八至一四九页)

  仁德所被,害虫回避
  汉朝的卓茂,曾经学过诗经和礼记,对儒学颇为通达,生活恬淡、消遥而且热爱真理。他从少年到老年,从来没跟别人发生争执。

  有一天,他刚接受朝廷的礼召,出任丞相。当他从相府走出来时,有人指认他骑的马匹是对方的。
  卓茂问说:「您的马遗失多久了?」
  对方答道:「大约有一个多月!」
  卓茂拥有那匹马已经一年多了,他心里知道对方误认,但仍默默解开马的缰绳,将马牵给对方,让对方拉著车子而去。
  卓茂告诉他:「如果发现这匹马不是您的,请您牵来丞相府还我!」

  隔了几天,那位马主另外找到原先遗失的那一匹马。於是他便将卓茂的马送回丞相府,并且叩头道谢。由此可见卓茂随和不爱争执的个性。

  卓茂出任密令时,非常关心百姓的福利,他视民如子,经常发觉人民的优点而加以教导,自己的嘴里从不说难听的话语。数年後,教育和道德的感化非常盛行,每个人都路不拾遗。

  汉平帝时,发生了蝗虫灾害。河南省二十几个县的受灾情形都十分严重,但蝗虫却不进入卓茂所管辖的区域。
  汉光武帝即位後,先拜访卓茂,说他名冠天下,应当接受重赏。汉光武帝请他出任「太傅」,封他「褒侯」,并且赐他两个儿子官爵。(译自《後汉书》卓茂传)

  慈悲物命,感现瑞相
  吴宜霖的爸爸是一位爱护动物的老先生。有一天,他的儿子去山里捉了三只兔子,准备杀来进补,他便趁机把兔子全部放了。他们父子俩为了这一件事,起了争吵,差一点大打出手。

  老先生很伤心地进入佛堂拜佛,没想到所焚烧的檀香末却现出兔子的图案,样子非常逼真,连他的儿子看了以後,也开始归向佛门。

  有一年的雨季,因为下了太多雨,马路淹了水,水退了以後,有两条鱼被搁浅在路上,吴老先生经过,顺手将那两条鱼放入水中,他回家後,佛堂所烧的檀香末,又呈现出两条鱼的形状,见者无不称奇。杨连成居士手上就有这些照片,有兴趣的人可以去找他阅览。

  有一天,邻居准备杀一只狗补冬,把狗倒绑在一条绳子上。吴老先生看见狗挣扎和可怜的样子,又不敢得罪邻居,脱口冒出一句:「我没办法救你,阿弥陀佛!你赶快来救它吧!」

  绑狗的绳子突然断落,那一只狗很欢喜地跑来跪在吴老先生的面前。
  吴老先生挥手赶狗逃走,狗以为老先生要打它,调头往外跑,跑了几步路,又回来向吴老先生点头致谢。
  吴老先生说:「你要谢阿弥陀佛,不要谢我,现在你还是赶快逃命吧!」
  那一只狗好像听懂人话,带著感谢的眼光,向前奔跑。(杨连成先生口述)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有一次,李广出外打猎,看见草丛里的石头,误以为是老虎。拉弓射出一箭,射中那块大石,箭镞深入石中。
  李广上前察看,发现是块石头。重新再射了几箭,始终无法射入石头。(译自《史记》第一百零九卷)
  有一天夜晚,楚国的熊渠子看见乌黑中一大块石头,以为是伏卧的猛虎。他拉弓一射,箭镞也没入石块中。
  这两件事同出一辙,足知一切惟心所造,而非虚构也。(译自《历史感应统纪》第一卷第七十九页)

  生公说法,顽石点头
  竺道生,本来姓魏,是钜鹿人。他居住在彭城,祖先都是当官的。他的父亲是广戚县的县令,被乡里的人称为善人。
  道生年幼时非常聪明,领悟力很强,他的父亲知道他不平凡,所以十分疼爱他。

  後来,道生遇到了竺法汰,归依了佛门,而且跟随竺法汰学习佛法。他十五岁,便登座说法,赢得长老和名士们的赞赏。

  他曾住在庐山,研读佛经和修行长达七年之久。後来又与慧严法师一齐云游长安,并且向鸠摩罗什学习佛法。关中的僧众无不称赞他的神悟。

  随後,他返回都城,住在青园寺,写了许多佛学论著。当时六卷的《泥洹经》已经先流传到京师,道生剖析经中的义理,建立一阐提成佛的说法。

  当时大本的《大般涅槃经》尚未传到,守旧的学者和法师们都反对道生的观点,认为他提倡的是邪说,排斥并且将他赶出寺院。

  道生法师来到平江的虎丘山,以竖立的石头为听众讲解《涅槃经》。当他讲到「一阐提有佛性」时,他问石头:「我所说的道理契合佛心吗?」没想到石头都点头答应。

  後来,他云游庐山,住在销景岩,听说昙无谶大师在北凉重新译出《大般涅槃经》的後品,这时候才验证了道生的理论正确无误。(见《高僧传第一集》第七卷、《释氏稽古略》第二卷)

  心有分别,钵有轻重
  中国最伟大的译经家鸠摩罗什,七岁出家。十二岁时,随他母亲(龟兹国王的妹妹)来到月氏北山,有一位阿罗汉看见鸠摩罗什,觉得非常惊讶,告诉他母亲说:「你应当时常守护这位小沙弥,如果他到了三十五岁不破戒,便可以大兴佛法,度人无数,与优波多一样。假如守戒不完全,那他只能做一位有才艺的法师而已!」

  不久,他们母子进入沙勒国,鸠摩罗什将佛钵顶在头上。他心里想:「钵这麽大,为什麽却这麽轻呢?」
  一起这种念头,他马上感受钵的重量太大,自己的力气无法负荷,他叫了一声:「好重哟!」佛钵立即掉落地面。
  他的母亲问说:「你刚才不是顶在头上好好的,怎麽突然无法承受呢?」
  鸠摩罗什答道:「孩儿的心中有了分别,所以钵才有轻重的不同!」(译自《高僧传初集》第二卷第三十二页)

  物由心生,相随业转
  干宝的父亲有一位十分宠爱的婢女,因此他母亲非常嫉妒她。
  干宝的父亲逝世後,他母亲便将那位婢女推入墓中。当时,干宝他们兄弟年纪还小,并不晓得。

  经过十余年,母亲逝世时,干宝打开坟墓,发现那位婢女栩栩如生地趴在棺木上。干宝用车子将那位婢女载回家,经过了一天,那位婢女才苏醒。

  婢女告诉干宝:「这段期间,令尊经常拿饮食来给我,他对我的恩情与生前完全一样,所以我在地下并不觉得厌恶。他还告诉我许多干家吉凶祸福的事情……。」

  婢女所说的那些事情都被干宝证实了。不久,她不但嫁人而且还生育子女。
  干宝的哥哥曾经因病而断气,经过了一天而体温仍然没有变冷。後来又活醒过来,并且说看见许多天地间鬼神的事,他好像从梦中醒来,而不知道自己曾经死亡。

  干宝因此搜集古今神祗及灵异人物的事迹,写了一本二十卷的《搜神记》。书成之後,他拿给刘观赏,刘告诉干宝:「你可以说是灵界的董狐(注)了!」(《晋书》干宝传)

  (注)董狐是春秋时代晋国非常正直的史官。《左传》「宣二年」记载:晋灵公暴虐无道,想杀害正卿赵盾,赵盾逃亡,尚未出离国境,赵盾的族人赵穿便弑杀晋灵公。赵盾回到晋宫,并没有纠正或查办赵穿。董狐就在朝廷上写著:「赵盾弑杀君主!」孔子说:「董狐是古代的好官吏,他书写史实毫不隐瞒!」後人把不畏权势,据实报导的笔法,称为「董狐笔」。

  (评)有人会怀疑墓门封闭,鬼怎麽拿饮食进去呢?其实,物质由於心念而改变,也随著业力转动。我们眼睛所看的现象,手所拿的东西,怎会是真实的呢?关於「大小相容,一多相入」的道理,佛经早已说过了。(译自《历史感应统纪》第二卷第三十九页)

  福缘差别,所见不同
  明朝时,嘉兴有一位商人,积蓄了数百两银子,贮藏在陶瓮中,上面放了两只金钗,埋在地下。
  儿子窥到父亲藏宝,暗中偷挖出陶瓮,发现瓮中只有清水。他用手在瓮中试探和搅和,没有找到什麽东西。於是,便又将盖子封好,埋在土里。

  後来,父亲打开陶瓮,拿取银两,数目丝毫没有减少,只是上下的次序搅乱了。他便问妻子说:「我把金钗放在银子上面,怎麽现在却跑到下面呢?」

  他的儿子把原因说出来,大众都感到非常惊讶。因为父亲的钱财,儿子尚且不一定能拥有,何况是非分的妄想或觊觎呢?(明朝陈良谟所著《见闻纪训》、《历史感应统纪》第三卷第四十七页)

  黄金害人,如同毒蛇
  《大庄严论》记载:释迦牟尼佛与阿难在荒郊野外行走。在稻田旁,看见了埋伏的宝藏。
  佛告诉阿难:「这是大毒蛇!」
  阿难回答:「是!」

  当时有一位农夫,听佛说有毒蛇,立即跑去看个究竟,发现了真金。他说:「没想到出家人所说的毒蛇,却是真金!」
  於是,他便将金子带回家。他原先非常贫穷,衣食欠缺,因为得到那些金子,家境变得很富裕,开始穿绫罗绸缎,吃山珍海味。

  国王对他突然变富十分讶异,便把他关在监狱中。他从前所得到的金子已经用光了,不但无法出狱还要受刑罚。他自言自语说:「世尊毒蛇!阿难毒蛇!」

  狱卒听了,跑去禀告国王,国王问他原故,他才说:「从前我在田里,听佛世尊以黄金比喻为毒蛇,今天我才领悟其中的道理!」

  大象因为牙齿而焚身,匹夫本来无罪,因为身上带著贵重的璧玉而有罪。许多知识份子都能说出这道理,然而,聚集钱财的人多如牛毛,舍散家财的人却像凤毛麟角那麽少。

  这是什麽原故呢?没有别的,因为人们悭吝和贪爱的习气很重,喜舍的心难以发出来。只有像古代的贤人那样随顺施舍,为子孙逃避灾祸,为众生造福,才是真正善於用财。(译自《历史感应统纪》第一卷第一五七页)

  心生贪念,黄金变蛇
  明神宗万历年间(西元一五七三年至一六二七年),湖北省孝感县有两个人,一位姓刘名尚贤,一位姓张名明时。他们两人非常友善,甚至还发誓要同生共死。

  有一天,他们行走时,看见地上闪闪发光,挖掘到竹笋形状的银块。於是,他们便互相约定,祭祷神明之後才能取用。

  等祭祷完毕,他们在一起饮酒。刘尚贤暗地将毒药放入酒器中,敬张明时乾杯。张明时也在腰部暗藏斧头,想趁刘尚贤酒醉时,动手砍杀他。

  结果刘尚贤先被斧头砍死,张明时不久也毒发身亡。他们两家的妻子知道缘故,挖掘地下,始终没有找到银志块。

  由此可知:不仅外面的黄金可变「毒蛇」来杀人,内心的「毒蛇」也可变黄金来杀人。(译自《感应篇集证》、《历史感应统纪》第一卷第一五七至一五八页)

  贪非份财,得不偿失
  有一位姓杨的先生,看见一位妇女从门前经过,掉下了一只银簪在街道的石板上。
  杨先生等那位妇女走了很远以後,才出去寻找银簪,但一直没有找著,只看见一只蚯蚓在石板缝隙。他踌躇和懊恼了很久。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人经过那地方,捡到银簪。杨先生大呼说:「这只银簪是我掉落的!」并且牵住那个人的衣角,不让他走。那个人只好买一条鱼给杨先生。

  杨先生走回家里,叫太太煮鱼和把酒弄温。没想到有一只猫把鱼衔走,把酒打翻,连盛鱼的瓷盘也摔破了。(《历史感应统纪》第三卷第四十七页)

  欲求多福,返观自心
  晋朝时,桓玄纂位。当他入宫时,床座忽然下陷,群臣大惊失色。
  殷仲文禀告桓玄说:「由於圣德深厚,所以大地不堪负载!」

  桓玄听了,非常高兴,命令他辅佐政事,并且赏赐他许多财物。因此殷仲文所用的车乘、马匹、器物和服饰都极为考究和华丽,并拥有数十位歌妓和妾女,整天奏著音乐而不中断。他生性贪财又吝啬,经常收受别人的贿赂,家里有了一千斤金子,却仍时常感到不满足。

  桓玄被刘裕打败後,殷仲文跟著桓玄向西逃走,把所有的珠宝和珍玩都埋藏在地下,後来都变成土。
  晋安帝(义熙)初年,殷仲文弃暗投明,做了东阳太守。何无忌十分仰慕殷仲文,殷仲文也答应要顺道拜访何无忌。何无忌更加钦佩,命令文人殷阐等人撰写义构文,以等待殷仲文的光临。

  没想到殷仲文精神恍惚,没有经过何府。何无忌怀疑他轻视自己,大发脾气,告诉刘裕。於是殷仲文便被刘裕杀死。
  殷仲文临终前照镜子时常看不见自己的脸,数日後便遇害了。(译自《晋书》殷仲文传)

  (评)珍宝变为土和照镜子看不见脸,都是古来很少听到的事情。珍宝变成土是因为福气已不能拥有那些珍宝了。照镜子看不见脸是因为精神已消耗光了。

  桓玄的床座下陷,殷仲文说是由於「大地不堪负荷!」真是太会谄媚和阿谀了。何无忌怀疑殷仲文傲慢而致他於死地,这是殷仲文在九泉之下直呼冤枉的。

  根据《异苑》的记载:晋朝太元年间,桂阳的徐孙在江上行驶时,看见岸上有许多金钱,立即靠岸将钱搬到船上,不久,那些金钱全都变成废土。又在义熙年间,新野的黄舒田也曾得到一整船的金子。卜卦的人告诉他:「三年内不要动用这些金子,你便可长保富贵!」黄舒田按捺不住,无法遵照卜卦者的吩咐去做,那船金子於是变成土壤。这种事情在晋朝当代便曾发生三次,由此可以推知它并非虚构。

  由这则事例可以证知:十法界(佛、菩萨、缘觉、声闻、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和地狱)中,一切环境或依报,纯粹都是业力所感现的。佛国和天宫因为福德的业力强大,所以感现摩尼七宝。人类由於罪多福少,而感现土石和瓦砾多而金银少。许多畜生都居住在粪土上,在饿鬼和地狱界里,罪业轻的众生感现粪便和污秽,罪业重的众生感受猛火的煎熬。以慧眼观察这些现象,则是空幻;以俗眼看这些现象,又却都是实在的存有。一切现象都是唯心所造,变幻不可思议。我们想自求多福,只要返求诸心(回过来反省自己的心念),就行了。(译自《历史感应统纪》第二卷第六十四页)

  心量狭小,身高随减
  在减劫时,每过了一百年,人的平均身高便短少了一寸。经过了一千年,则短少一尺。释迦牟尼佛出世时,人的身长都在八尺左右(佛的化身长一丈六尺),现在已经过两千多年,应当短少了两尺多,所以现在人大多在五尺多上下。

  总而言之,平均寿命增加时,身高也随之长大。平均寿命减少时,身高也随之减少。到了疾病和瘟疫的灾难後,寿命更加短促,身材也愈小,只有两手或三手的高度。当时人们都以稗(音ㄊㄧㄅㄞ,是两种米粒细小,难以食用的禾本科植物)为最好的食物。生活器具都呈现刀杖的形状(现在有些妇女的簪珥已有刀斧的形状)。

  有人挖掘隋唐以前的古墓,发现古人的骨骼比较粗大,比现代人长了两尺多。《天人感通记》说:「蜀(四川)地都城的旧址,本来在青城山上,现在的成都,从前是内海。……到了晋朝,有僧人看见地上有许多裂缝,挖掘後,在船底下找到了人的骨骼,每具尸骨都长达三丈余,因为迦叶佛时,人的平均寿命是两万岁的缘故。」

  我曾经读了《孔履记》,该书记载孔子的鞋子,相当於清朝官尺一尺三寸(清朝官尺一尺约等於现在三十一公分),则孔子的脚足绝不像现代人那麽短小。

  我又读了《周礼》,上面记载:周代的斧柄长达三尺,宽三寸。由此可见古人的手不像现在人的手。甚至服饰和器物,凡在百年以前的东西,必定比现代还要大一些。这岂不是人类身体的形状逐渐变小,器物也随而变小吗?(《阴骘文广义节录》上卷第四十一至四十二页)

  建於数千年前的埃及金字塔,都是用巨石堆砌而成。现代人躯干短小,看到那麽雄伟的建筑,很难想像古埃及是怎麽做到的。现在的脚踏车轮圈直径顶多二十七寸,有的女士甚至只骑二十寸的,我小时候看到的二十八寸脚踏车,现在已经没有生产了。

  道德衰败,众福消减
  唯有德的人,才能有福。当人类的平均寿命减少後,一切都随之减少。当道德日趋堕落时,人类的福报也逐渐减损了。
  简单地说,像七宝逐渐隐没,五谷逐渐欠收,衣食逐渐艰难,容貌逐渐丑陋,资赋逐渐昏愚,精神逐渐衰弱,风俗逐渐骄慢,六亲逐渐不和,赋税(或工作)逐渐繁重,水灾、火灾、盗贼、暴力及色情逐渐猖獗,宗教和佛法逐渐凋零,善人逐渐减少,真正饱学的儒士逐渐稀少,谤佛的人逐渐受到推崇,富人逐渐低俗而且吝啬。

  世俗的文章,有时会不准确或不灵验,但如果出自内典(佛经),则字字有根据。
  夏朝、商朝和周朝三个朝代,都使用黄金和白璧(玉),动则以多少万镒(一镒为二十四两)和百双来做计算单位,未尝纯用白金。到了汉朝,才参用白金。许多小国都有夜光的璧玉和照乘的宝珠,不像现在那麽罕见。明清时代铸造钱币和器皿采用较低品质的银(低银),就是将赤铜参杂在银里,这表示银已经不足够了,到後来,便又完全改用铜钱,这难道不是七宝逐渐隐没的徵兆吗?

  古人所说的「百金」,就是一百锭金子,每一锭金子有五两或十两重,宛如现代人所说的「条块」。汉文帝说:「平均十户人家便有一百锭金子。」苏子说:「兴兵十万,每天要花费一千锭金子。」如果一锭金子,只有一两重,则汉代一般家庭只有十两金子,而每一位士兵的饮食、刀械、器物,每天只用了一分银子,有这个道理吗?(《阴骘文广义节录》上卷第四十二页)

  周朝的一百亩田地相当於清朝的二十二亩,这二十二亩土地的收成,足可供给九位粗壮的农夫食用。古人每一餐饭必定吃了一斗米,一个人整年所吃的米粮,约等於(清朝)七十几石。九个人应当有六百五十石左右,这表示每一亩田地可以收获三十石。我小时候的所见所闻,我们家乡每亩田地可收脱粟三、四石。从清康熙二十二年(西元一六八三年)以後,从前每亩能收三石多的田地,都收获不到三石,这不表示五谷逐渐欠收吗?

  明穆宗隆庆末年及明神宗万历年间,有人重修昆山的荐严禅寺,取出瓦间所填塞的稻束,好像是隋唐的故物,它的稻穗长达一尺多,估计当时的收获量,每亩田地,必能收获十余石,现在稻穗的长度已不满四寸。

  (注)经济学上的「土地报酬递减定律」说:土地会因为不断地耕种,而产生养分减少、收获量递减的现象。
  古代的国家没有十年的积蓄,叫做「不足」。没有六年的积蓄,叫做「急」。汉朝和唐朝的极盛时期,还能够跟古代的「不足」相比。现在纵使想求「急」,也已经办不到了,这不是衣食艰难的徵兆吗?

  古代的王公贵族,不耻下交住在岩穴的野人和隐士;纵使地位像卿相那麽崇高,亦不畏辛劳,非必要不乘坐马车;现在有许多新官一上任,便藐视故友,收受贿赂,仗势欺人,而且过著豪华奢侈的生活,这不表示风俗骄慢吗?

  古代的高僧遇见天子不必报名,皇帝下诏书给出家师父一定称呼对方为「师」。唐太宗为三藏圣教写序,极为尊敬和推崇,玄奘法师圆寂,唐高宗告诉左右大臣说:「朕失去国宝了!」而且还罢朝五日,以示哀悼。(详见《高僧传》)景龙二年,中宗皇帝敕高安令崔思亮,迎接僧伽大师至京城,皇上及文武百官都自称「弟子」。(详见《金汤篇》及《佛祖统纪》)

  宋朝宋太祖、太宗、真宗、仁宗都兴隆大法,他们有时亲自驾临寺院,有时请僧侣到宫中说法,现在的官吏和士人倨傲,时常有看见佛像不参拜,遇到高僧没有礼貌的现象,这岂不是佛法凋零的明证吗?

  孔子和颜子建立儒家的义理,只贵身体力行,而不尚言说,厚於自治,而薄责於人。孟子批评杨朱和墨子,是出於万不得已;譬如大黄和巴豆,良医偶而用它,并非每天的生活必需品。现今有些人,只捡拾几句来毁谤佛法,便说自己是程子和朱熹再世。那些谤佛的人,有著一种夸张自大的习气,讲不了几句,便排斥别人的说法,而坚持自己的见解才是绝对真理,这不是真儒稀少的徵验吗?(《阴骘文广义节录》上卷第四十二页)

  尽人之性,感化恶贼
  汉朝的赵咨,做到敦煌的太守。後来他因病辞官,返回故乡,亲自率领子孙,务农耕作以维持生计。
  有一天夜晚,一群盗贼到赵家打劫。赵咨事先知道这件事,恐怕母亲受惊,先到门口迎接盗贼,并且准备饮食款待盗贼。

  赵咨说:「家母的年纪已经八十岁了,她老人家生病,需要安静休养。乞求你们能留下少许的衣物和粮食,至於拿走我妻子和儿女的任何东西,我都毫无吝惜!」

  盗贼们心生惭愧,跪在地面上说:「我们侵犯贤人,实在太不成体统了!」
  说完,盗贼们奔走离去。赵咨拿著东西追上去,要赠送他们,却没有赶上。

  赵咨因此声名大噪,朝廷徵求他出任「议郎」(顾问及参与评议的官职),他推辞不到。朝廷再三徵召他,他不得已才应召,後来他升任东海的宰相。(译自《後汉书》赵咨传)

  (评)这是一则以孝亲而感化盗贼的故事。赵咨只孝顺自己的父母亲,跟别人似乎没什麽关系,竟然能使盗贼叩头悔过。虽然赠与财物,盗贼也不拿走,这种感应不是很不可思议吗?因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能尽自己的心性,即能尽人的心性,能尽人性,自然可以转恶为善,化贪为廉。

  孟子说:「听到柳下惠的风范,卑鄙的人会变得宽惠,浇薄的人会变得敦厚!」何况亲身领受他的教训呢?(译自《历史感应统纪》第一卷第一四六页)

  心性柔软,与人无诤
  直不疑任职郎官(掌管宿卫侍从的官职)时,同寝室有人请假返乡,误拿走另一位室友的金子。金子的主人以为是直不疑拿的。直不疑立即向他道歉,并且买金子偿还他。

  等到请假的室友回来,将金子归还原主,主人感到非常惭愧。
  直不疑因此被尊称为「长者」,後来官拜御史大夫(职掌上奏、监察及弹劾的最高行政首长,兼副丞相,是三公之一,官位极为显赫),皇上封他为「塞侯」。(《史记》直不疑传)

  善体民心,感降甘霖
  田仁会出任平州刺史时,有一年,平州发生乾旱。平州刺史自己曝晒在炎阳下祈雨,不久马上下起甘霖。
  当地因此流行了一首歌:

  父母育我田使君,(田刺史像父母那般护育我们,)
  挺精诚兮上天闻。(他的精诚感动了上苍,)
  中田致雨兮山出云,(稻田下雨,山上升起云朵,)
  仓廪实兮礼仪申,(人民丰收,各个知礼有义,)
  愿君常在兮不患贫。(希望你时常在任,我们就不必担心贫穷了!)
  (《唐书》田仁会传)

  (评)平反冤狱和虔祷神灵而导致乾旱时期普降甘霖的事迹颇多,怎麽可以说天人没有感应呢?近代人一概把它当做迷信?试问身为百姓父母的政府官员,有谁肯为人民在烈日下祈雨,而长时间忍受炎日的烤晒和折磨呢?(《历史感应统纪》第三卷第一百零五页)

  冤狱平反,降及时雨
  唐朝的颜真卿,以监察御史的身分,出任河西陇右军使。五原一带有冤狱,久而不决。颜真卿到了以後,立刻得到公正的判决。
  当地的乾旱,因为冤狱平反後才开始下雨。大家把这一场雨称为御史雨。(《唐书》颜真卿传)

  政化清明,水质甘美
  北齐时,乐陵有一位太守,姓房名豹。政治清明,政令简单,而且不侵扰百姓。
  由於他所治理的县郡靠近海边,井水多半又咸又苦。房豹请人挖凿一口井,却获得甘美的泉水。大家都以为是房豹良好的政治和教化所导致的。奇怪的是当房豹罢官归隐後,那一口井水又变咸了。(《北齐书》循吏传)

  杀戮无辜,上干天和
  五代十国时,荆南国的高季昌,听说楚国的君主马殷重用了高郁,国家开始强盛,内心感到忧心忡忡。
  於是,他就派了间谍去告诉马殷的儿子马希声说:「高季昌听说楚国任用高郁,非常高兴,因为将来灭亡马家的人必定是高郁!」

  马希声听信谣言,刻意以假的命令杀死高郁。马殷因为年事已高,平常不管事,所以不知道这件事。
  高郁被杀那一天,到处生起大雾。马殷觉得奇怪,便告诉左右的人说:「我曾经跟随孙儒,孙儒每次杀死无辜的人就会发生大雾。难道今天有人冤死吗?」

  翌日,官吏把真相告诉马殷,马殷说:「我实在太糊涂了,竟然杀死有功勋的老朋友,我将不久於世了!」
  翌年,马殷便逝世了。(《五代史》楚世家)

  杨祭春说:「粤寇破扬州,每当两军战斗,枪林弹雨,血肉纷飞时,那一天总是阴雨风霾,充满愁惨的气象。这件事我经验许多回,屡试不爽!」由此我们知道:无辜的杀戮,会干扰上天的和气。(《历史感应统纪》第三卷一七二页)

 5/36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 上一篇:改造命运的方法(《了凡四训》)
  •   下一篇:万善先资集
  • 本篇有 人阅读
    • 最新图文
    • 推荐信息
    • 热门信息
  • 读完该文,您的心情如何?